当前位置: 妖精视频   »  夏令营的故事

夏令营的故事

.

臣子淮是一所重点高中的学生,长得高大英挺,俊秀坚毅,为人幽默风趣,有责任心,但是又有男人的通病:

好色+ 无耻。并且这病十分严重,双眼时常透露着兽性的目光,一般貌美害羞的女生都不敢与之对视,那双眼睛象

是x光似的,可以直接把女生外在的衣服直接忽视掉似的,而且还会露出一脸奸笑,要不是长得还行,八成已被抓

到QJ犯调查组了。渐渐的,女生们在他面前抚胸疾过,好似慢了一步,一身清誉将毁于一旦,按他的话来说,那就

是透过奶罩看本质,透过棉布看森林。

不过,这小子也蛮有女人缘的,可以说是和女生打成一片,除了他那眼光有问题外,在女生看来,其他都ok

的。臣子淮想着想着,自己开始淫笑起来。原来,他们班刚来了一个新的班主任,长得十分美丽,秀发乌黑顺长,

微卷披肩,细柳眉,单凤眼,娇俏鼻,唇如绛点,眸如晨星,皮肤光滑白皙。一看就是个美人,透露一股成熟的韵

味,举止投足间,都透露出一股优雅的气质,但平时不苟言笑,端庄从容,象是一个冰美人。她的名字叫做:洛舒

雯。

当臣子淮第一眼看到她时,顿时楞住了,她就象是一块巨大的磁石,没有靠近她,但却深深地被吸引了,在他

的脑海中挥之不散,每当舒雯问子淮问题时,子淮都会急促不安,以往放荡不羁消失得无影无踪,低着头不敢与她

对视,说话结结巴巴的,子淮心想:完了,ohmygod,女人是毒药,冲动是魔鬼,忽然又想到莎士比亚曾经

说过的:对于成熟的美女老师,上与不上,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他妈的,走路酥胸还一抖一抖的,靠。这摆明不

是勾引老子吗?相信唐僧也会对她取「经」的。

不过看她一脸严肃,相信这条上师之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想完,深吸了口气,好让自己清醒些,

而洛舒雯也是奇怪,怎么平时大方落落的子淮每次看到自己都有种特别的感觉呢?这种感觉很矛盾,但是又不排斥。

不过,看到子淮那窘样,心中也不免有些好笑。「现在的孩子啊,呵呵。」说完,舒雯叹了口气,轻声地摇头说道。

这天,是暑假的第三天,洛舒雯响应学校号召,开展了夏令营。这不是夏令淫吗?哈哈,正和我意。子淮奸笑

道。准备带同学们去附近的海域的观星岛上玩。

「同学们,你们都准备好了吗?现在船要开了,不要掉队啊。」舒雯从容地问道。

「都准备好了,老师。」同学们其声答到。伴随着一路上的欢笑声,大家都到达了目的地。洛舒雯安排了一下

住的地方,要同学们整理一下行李,休息一下,准备明天开始游玩。同学们各个都欢呼雀跃的,子淮心里也是一阵

激动啊。「啊,不容易啊,不容易啊,眼看干师大计就在眼前,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一定要好好把握啊!」那抓

狂似的声音从他的心里挣扎地往外窜,似乎要让地球人都知道。

说完,裤裆里的金枪已经微微上扬,又是一股淫笑……第二天早上,同学们都起得很早,大家兴致都很高,洛

舒雯带着大家游览了一下,又带大家开始学习起来,这样过了几天。这天,风和日丽,湛蓝的大海波光粼粼,阳光,

沙滩,海风,一阵都是让恩陶醉。这天洛舒雯身着一套淡黄色连衣纱裙,头发盘起,露出雪白的脖颈,胸部丰满坚

挺,娇臀上提,亭亭玉立,象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夏荷。

站在海边,秀发随海风飘动,阳光打在她白皙,晶莹的肌肤上,风情万种,有如细柳抚风,那说不出的迷人的

味道,让臣子淮滴酒未沾,人已先醉。「同学们,今天不学习了,让大家自由活动一天,但不要走丢了。」洛舒雯

向大家宣布着,那银铃般清脆的声响在大家的耳边响起,特别是在子淮的耳边格外响。「ohyeah。」

伴随着同学们欢呼的声音,大家四处散去。象是一群脱缰的野狗似的。「喂,子淮,你看我今天穿得漂亮吗?」

一个清秀的女生期待着问着子淮,臣子淮心想:

你要是不穿那就更好看了,但表面上却说:「好看,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子淮,你看我现在还要做运

动减肥吗?」一个高挑俏瘦的女孩问道。你现在还需要床上运动,恩哼,子淮摇了一下头,摆正自己心中的想法,

「不用了,你现在够有骨感了,十分漂亮。」「子淮,那你看我怎么样?」「子淮,我现在有没有更漂亮?」「子

淮,你下午有空吗?」「子淮……」好不容易打发了一群对他有兴趣的女生,自己一个人在海边散步着,本身就喜

欢一个人安静独处的子淮才不喜欢成群结伴地去游玩。心想着是如何在舒雯老师的指导下走上这色秽主义道路。看

同学们都走光了,边独自低着头坐在海边故作深沉,任凭海风吹打在脸上。心想若是抱着舒雯该多好。

「臣子淮,你在干什么呢」随着耳边传来一阵悦耳之声,心里一激动,转过头,果然没错,洛舒雯正迈着轻盈

的步伐向他走来。「啊,没…没干吗,就想点事,洛,洛老师。」就想着怎么上你了。「哦,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

出去玩啊?」舒雯有点惊讶地问到,说完便也蹲在子淮的身边。我怕人太多,我听不到你被日的呻吟,「啊,我比

较喜欢一个人呆着」说完。心里面又是一阵激动,「哦,这样啊,子淮。看你也没有什么事。可不可以陪老师去钓

鱼啊?」说完微笑着看着子淮,瞧那两个酒窝,一排贝齿,太有杀伤力了。相信只要是一个有点血性的男人看到都

会抵抗不了的,又是一阵兴奋,看来。我们师生之间如果不发生点啥来着,上帝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好好好啊。

我最喜欢钓鱼的了」舒雯听了,站了起来。莞尔一笑。真是回头一笑百媚生啊,「还愣着干吗。

还不快点去准备小船啊。我们去海里钓啊!「说完。迈着步子走了。暮的,心里突然对子淮有些好感,摇了摇

头,微笑的走开了。」不是吧,看来。舒雯是真的想泡我了。一定是看我学富五车。人又长的那么帅,哎。她既然

都开口了,那么我就牺牲一下自己的肉体来满足一下她那兽性的欲望把。老师,我来了。想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

头发,发狂的动了起来。

臣子淮赶忙准备了一下自己和舒雯的行头,一起仍到了船上,真想一起把舒雯也一起扔到床上啊,两人很快就

到了一块海域上,这里钓钓,那里钓钓。不止不觉就远离了海岸。这时。海面上突然起风了。顿时乌云密布。波涛

汹涌。正如大家所期待的那样。二话不说。直接就来个龙卷风+ 海啸只类的,在如大家所料的那样,他们两个最后

流落到一座无人的荒岛上,行李也在,但床很不幸就坏了。

当然了。如果好的话。我也没有必要写了,现在也就是说他们是孤男寡女「老师,老师,你快醒醒啊。」子淮

抱着洛舒雯的娇躯,好舒服啊,用手轻拍着舒雯那弹指可破的脸蛋,「看来。不动点真格的,是救不回一个弱小女

子的命了。

孔子说过;救美女一命。胜干7个呕人。说的每错,舍我其谁,我上了,一阵思想斗争后,子淮色咪咪地捧起

舒雯的头,闭上眼睛,深情款款地要为她做人工呼吸。「啪」只听一声清脆的巨响传来,「你要干什么啊?」舒雯

红着脸。紧张地看着子淮。说来不幸。就在子淮要吻下去的那一瞬间。她醒过来了……子淮愣了一下。

从脸上传了阵阵火辣的感觉,不禁怒吼到:「要不是我把你从海上捞上来,看你没有醒。好心救你,没有想到

你谢谢不说,还打我。靠(这话也够无耻了,明明是想要亲别人。被人抓到,还那么厚颜无耻)!」冷哼了一声后,

拿着自己的行李。头也不回地走了。舒雯也是一愣。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突然感到自己很不明事理,后悔之感涌上

心头。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

到了下午,舒雯感到肚子不饿,便从她的行李翻了一下,心想,糟了,光带衣服,。没带干粮,这时,也只有

感慨了一翻,去找果子了。

偏偏又不幸运,「扑通」一声,从树上摔了下来,脚给扭伤了,只觉得脚踝生痛,痛得龇牙咧嘴的,真的是屋

漏偏逢连夜雨啊,又是个电闪雷鸣,大雨倾盆,霹雳轰鸣,响彻九天,地震山摇,出奇的震撼,本来胆就小,经过

这几声雷鸣,早就放下了做为老师的那份矜持了,放狂似的大叫起来。此时真是又饿又冷,又怕。此时的臣子淮倒

不同,他一看变天了,就躲在了树下,从包里拿出了些干粮吃起来。心想,人帅被人欺,我咋就那么不幸呢?是红

颜祸水还是天妒英才啊?

一个人无耻地感慨起来。忽然听到一个女子在电闪雷鸣时失声尖叫,该不会是鬼吧?子淮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

脯。不对,这声音怎么那么耳熟啊,这不是洛舒雯的声音吗?(由于有了要上老师的想法后,他就不再称她为老师

了。)听听她的声音,好象很害怕的声音,便急忙循声找去,一边找一边喊,大概找了20分钟,舒雯听见有人来

找她,痛于伤了脚踝,无法行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也急忙回应道「在这里,在这里。」

臣子淮找到了洛舒雯,她早已失去了早上的那份严厉,象是个小女孩一样无助地喊道。全身湿了,顿时显示出

凹凸有致的窈窕身材来,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头发凌乱,双眼微红。由于恐惧,哭得是梨花带雨。一副楚楚可怜

的样子,挺了挺酥胸,在那被雨水浸湿的衣裳里,更是隐藏不了双峰的神韵,看着臣子淮来了,眼里闪过一丝泪光,

充满了感激与妩媚,竟伸出鲜艳的小舌头在诱人的红唇上轻轻地舔了舔。让臣子淮好不怜惜,臣子淮无奈地搂着她

的肩,慢慢地走着,此时的他虽然身边有个美女,但却一点性趣都没有。

好不容易一瘸一拐地找了个山洞,扶着她到了一旁,自己又去找了些木柴,点起了火堆。当臣子淮忙完这一切

时。静,整个山洞顿时静了起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气氛暧昧,静得十分尴尬,火光映着两人的脸上。臣子淮

若无其事地用手拿着一根木棒挑着火堆,而洛舒雯着双手放在火边上烤,时不时,瞄了瞄臣子淮,觉得他好生俊朗,

长的俊秀,不失男儿刚毅本色,似乎自己的心也犹如少女敞开心扉,猛然跳了几下,顿时觉得对他充满了好感。但

一想到早上还误会了子淮,晚上又被他救了,心里充满了愧疚。

「唔,晤。」洛舒雯的肚子由于一天没吃东西叫了起来,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哎……其实洛舒雯也没做错什

么,况且我一个大老爷们,新一代的天皇巨星,那点肚量还没有,那岂不是让人贻笑大方,想完便拿起了干粮,递

给了舒雯,语气也舒缓了些:「吃吧。」舒雯红着脸看了看他,感激之情又增加了几分。「谢谢了,子淮。」说罢,

便也顾不上师生情面了,吃了起来。吃饱了,用袖子轻轻地擦拭了下小嘴,想起自己刚在那狼吞虎咽,更何况是在

自己的学生面前,十分羞愧难当。

「呃,子淮,对于早上的事,对,对不起了。」舒雯低着头轻声道。臣子淮呼了口气,微笑道:「什么?什么

事啊?我不记得了。」舒雯见子淮并不在意,也呵呵笑了起来。

这时,突然雷声大作,以雷霆万丈之势,轰击而来,舒雯啊地大叫起来,双手抱着头,一副令人怜悯的小女生

样子,哪还有平时的那份老师的矜持啊?臣子淮好歹也是个男的,知道此时应该怎么做,此乃天助我也,若不懂得

怜香惜玉的话,我便会遭五雷轰顶,嘿!雷哥,谢你了。便上去做在舒雯旁,把她整个揽在怀里。「别怕,别怕,

有我在呢!」边说还边抚摸着她的头,心里好不惬意,舒雯此刻也没有想那么多,便感觉子淮象是一个温馨的海湾,

让她放心大胆地靠上去,象是一只温顺的小猫,就这样泛着火光,两人暧昧地相拥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雷声停了,舒雯也清醒了过来,微微挣扎了以下,抬起头来,两颊红晕,用那柳眉杏眼看着

臣子淮说:「谢,谢谢你,子淮。」臣子淮哪受得了这妩媚,看着洛舒雯面若秋月,目似秋水,颊象红霞,好一副

沉鱼落雁之娇态啊,便也不管什么师生关系,年龄问题,抱着能泡先泡,能上先上的态度,也控制不了自己澎湃的

心情,一把紧紧地抱着舒雯,激动地在舒雯耳边说道:

「舒雯,你好美。」

洛舒雯突然被紧紧一抱,还听到臣子淮这么口无遮拦地说道。一愣,脸颊顿时大红起来,有些挣扎着,但是内

心却不知怎么的却无限欢喜,「子淮,你听我说,我是你老师,你,你不能这样对我啊。」说完,挣扎地想从臣子

淮的怀抱中出来,但哪知子淮抱得更紧,「舒雯,我是说真的,你就象是我的女神一样,以前我喜欢你,现在我更

喜欢你。」洛舒雯没想到臣子淮会这样直白。原来他早就一直暗恋她了,心中更是升起一阵喜悦之感,满脸通红。

「子淮,请你冷静点,我们是不可能的。」舒雯又惊又喜,但仍推扯道。子淮死死抱住,想到:不行,我要是

一放开的话,那就前功尽弃了,那上帝是更不会放过我的,「我是真心的,如果是假的话,那就天打雷劈啊,相信

我啊,舒雯。」洛舒雯被他紧紧地抱住,挣脱不了,心中莫名地升起一种好感,便也就不挣扎了,一动不动,但却

娇羞无比。

臣子淮一看有戏,外面又大雨倾盆,洞内却又暧昧无比。

过了不久,他轻轻地向舒雯呼了呼气,道:「舒雯,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被子淮气死,叫都叫了,还故意问

她,舒雯无奈地想到。「我是真的爱你,打我第一眼看见你,便魂不守舍的,你,你对我怎么看?」「子淮,你为

人霸道了点,又无耻了点,目无尊长。」舒雯郁闷地说道。「难道,你对我一点好感都没有吗?」

舒雯心中一惊,看平时子淮长得又帅,学习又好,今日又对自己这般相救,若是个少女绝对会被他迷倒,要是

说好感一点没有,那倒是假的,想笑,脸微红道:「我可是你的老师啊,你不能这样想啊。」子淮看她不回答自己

的问题,知道她的心思,遍微吼道:「我不管,我才不管什么老师学生的,我只要你,我只要你舒雯。」说罢,便

抬起她的头,对准她那颗晶莹的朱唇吻了上去,只感觉舒雯口腔内清新萦绕,阵阵香津传来。

洛舒雯不知怎么那么唐突,这来得太快了,心不禁猛跳起来,脑袋一片空白,心中升起一种羞耻之感,再加上

对子淮的好感,与口腔传来的那份霸道的火热激情,起初的强烈挣扎,在子淮的霸道的激情下,也显得无济于事,

便意乱情迷起来。

子淮便觉得那香唇滑润无比,口唇幽香,传来的一股少妇成熟与青春的气息,又觉舒雯香舌也来迎合,便更加

肆意起来。手也不安分起来试想,有一位美女和你独处,若不安分起来,那便是禽兽,若安分起来,那便是禽兽不

如。子淮的手慢慢抚摸起她的肌肤来,因为被大雨淋过,肌肤更加剔透。慢慢地便游到了她的那坚挺的胸部上,隔

着衣服轻轻抚摸起来。

这辈子也不懂造了什么孽啊,竟然爱上了自己的学生。心是这样想的,但仍挣扎起来,想护住自己的双峰。子

淮看快要到手的东西哪能轻易放手,便用一只手抓着她的双手,另一只手大胆抓捏起来,那饱满突出,软滑的感觉

美不胜收,洛舒雯红着脸,便也不动起来夜色暮暮,外面风雨阑珊,油昏昏的,臣子淮心里升起火热的欲望,想着

面前的舒雯便是平日里那趾高气昂的老师,欲火更加旺盛,他嗤嗤一笑。「看什么啊?」洛舒雯羞涩不堪地问道。

她浑身酥软乏力,子淮的手在身上轻捻慢搓,象是把自己的身体融化。

臣子淮将她那淡黄的连衣裙掀开,露出里面粉红的蕾丝胸罩,轻轻道:「看你养的这两只小玉兔啊。」「子淮,

不要……」舒雯急叫了一声,鼻息咻咻,声音中带着些惊颤还有些她自己也难以捉摸的旖旎。

臣子淮心里猫抓似的痒痒。妈的,一想到师生乱伦就是刺激。他轻轻一推,便将舒雯胸罩捋了上去,露出一片

晶莹洁白的肌肤和两只颤颤的粉嫩小乳,舒雯啊的一声轻叫,脸上似火烧般,将头埋进子淮的怀里,不敢看他,像

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在子淮面前,又惊又羞,心中隐隐生起些难以启齿的味道,再也不敢抬起头来,在似明似暗的火

光中,舒雯的粉嫩肌肤似乎更加白皙,两只鲜艳的乳珠轻轻颤抖,红润的小嘴喘着微微张开,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诱人之极。

心中的熊熊欲火让子淮的呼吸越发急促,他艰难地吞了口水。我的小宝贝,真是迷死人了。他手上加力,将舒

雯抱在自己的膝盖上,舒雯娇羞之下,手臂紧紧环住他的脖子,眼睛不敢睁开,娇嫩的小腿微微弯曲,膝盖有意无

意之间顶在了臣子淮的裤裆前。挑逗,这绝对是挑逗,臣子淮心中大叫。我的老师在挑逗我,莫非她今天吃了情花

剧毒。靠,老子今天本着正经的品性来为这位女老师解毒来了,这个念头太有诱惑力了。

舒雯浑身滚烫,娇乳裸露在外,胸前洁白的肌肤泛起一阵淡淡的粉色。她何曾经历过这种在外面偷情的场面,

更何况现在面对的是自己的学生,但浑身早已被子淮的激情所融化了,无力道:「子淮,没想到,你这么坏。」臣

子淮嗤嗤一笑轻声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是吧?我的老师?」当子淮说到「老师」这词时,舒雯更是浑身发

抖,一股又娇又羞的感觉涌上心头。

此时,臣子淮再也按耐不住道:「舒雯,看你的衣服都湿了,我把你脱下来烤烤吧。」表面上是很正义,但实

际上淫荡的很。「不用了。我,不用烤的等一下它自己就会干的。」看着舒雯回答时,那娇羞难耐的样子,如此娇

艳可人,md,受不了了,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把舒雯放在地上,把纱裙从底下掀开,一条粉红的蕾丝内裤包

裹着她的私处。子淮便一只手在酥胸上抚摸,另一只手则在内裤外抚摸,并时不时地在内裤中间点了点,隔着内裤

也能摸出那两片厚实的阴唇,舒雯吟一声,双腿合拢,把头转向一边,只觉得浑身有点发热,瘙痒。

子淮看摸得差不多了,便褪去了她的纱裙,好一副冰雪美人啊,凹凸有致的身材,酥乳随着喘息声上下波动。

臣子淮顿时兽性大发,一口含住那娇人的乳珠,只觉得它在口中慢慢变硬,另一只手把玩着,让那雪白的酥胸在手

上变着各种形状。「啊…子,子淮」舒雯有些意乱情迷。臣子淮随着酥胸向下吻去,吻到小腹时,用牙齿咬着那内

裤边缘,慢慢扯去。

只见那修长莹润的大腿紧闭着,在那大腿的根部,是一片油光滑亮的阴毛,微微弯曲分布成倒三角。臣子淮顿

时想起了平时看黄片的口交镜头,没想到今天可以拿来实践一下。顿时兽性大发,掰开舒雯紧闭的大腿,用手微微

垫起她的娇臀,一看那两片肥嫩的大阴唇上,长着几根阴毛,小阴唇微微分开呈紫红色,阴道口的膣肉呈粉红色,

在小阴唇的交接处,一粒黄豆似的阴蒂微微露出头来,从洞口流出潺潺的淫水,子淮不禁埋头嗅了一口。

啊,那股微骚微香的味道令他难以释怀,「舒雯,你那里可真香啊。」便用大拇指翻开两片大阴唇,一口含了

上去,「喔。」舒雯无力地急叫了一声。用舌头舔试着她的阴唇,把那股骚的淫水通通吸入口腔中,再用食指拨开

阴蒂上的小包皮,让整个阴蒂外露,用舌尖轻点。「啊,啊……恩…哼」此刻的舒雯虽然不是第一次性交,却是第

一次口交,那快感阵阵涌入心头,那里火热难耐,不自觉地扭动着娇屯,闷哼一声,娇媚无比。臣子淮一只手拨开

阴户嘴里含着阴蒂轻咬着,另一只手则用指慢慢插入舒雯的阴道中,还时不时的抠动着阴道里的嫩肉。

此时的舒雯颤动着身子。似乎想摆脱子淮,但心理似乎想让子淮更用力些,子淮也更加卖力地舔舐着。本来由

一根手指也变成了两根抽插着。洛舒雯兴奋地用双手把子淮的头往自己的阴部压去,还用双腿夹着子淮的脖子,随

着淫水越流越多,子淮吮吸的力度越来越强,象是个小吸盘,手指也越抽越快。

一阵一阵的快感犹如万马奔腾之势涌向全身。「啊……不行了,不行了,子淮,老师我,我要泄了,我,我要

升天了,啊……啊……」听舒雯几声大叫,便恩哼了一声,便全身不动了。顿时从阴道中喷出了许多骚水来,子淮

也不客气,全部吞了下去,任那阴精湿了下巴与脸颊。舒雯只觉得全身象抽丝拨茧了一般,那高潮时的快感还在一

阵阵涌荡开喘着粗气,全身乏力,看舒雯高潮了,但子淮却是涨痛难耐。于是便快速褪去裤子。

顿时,一根长约七寸的阴茎弹了出来,象是一根火红的铁杵,鲜红巨大的龟头涨大着,迷茫中的舒雯看了一眼,

用力握了握,也着实吓了一跳。「子,子淮,你的这根这么大,老师会受不了的。」子淮哪管那么多啊,便跪在舒

雯的大腿前,分开她的双腿,一只手握着自己的龟头,顶在舒雯玉洞上摩擦,龟头不断抵着阴蒂和会阴处,上下左

右地把整个阴户部摩擦过去,另一只手不断把玩着那酥乳。

此时的舒雯全身泛着一片粉红,刚高潮过后的那里又开始瘙痒难耐,边不禁有呻吟起来。「啊……子淮,老师

今晚是你的了,你可要轻点啊。」轻声娇呻起来的舒雯那更是娇媚无比,放荡无比。子淮看差不多了,便扶着巨龙。

对准那鲜红的阴道洞用力一沉,顿时,阴茎被一股充满湿热的嫩肉紧紧地包围着,那充实的感觉跟是让子淮陶醉。

「啊,痛,痛啊,子淮。」虽说这不是舒雯的第一次,但由于比较少做爱,那里仍然保持着处子的紧致。

子淮听了一惊,抽出了一半的阴茎便停了下来,放在里面泡着。子淮知道不能着急,双手仍在舒雯的酥乳胸娇

臀游走着,用食指中指夹捏着发硬的乳珠,用指尖滑过臀缝的会阴与她的菊花门。此时的舒雯虽然那里的阴茎由于

粗大使自己的阴道有种涨裂开的痛,但随着子淮的爱抚,那里的痛苦便淡了许多,反而更象是万虫爬身的瘙痒,眼

中放出无限的春色,浑身发抖。

「md,那么淫荡的勾引我,日,我开干了。」子淮的阴茎马上找到了方向,顺利的挤进了舒雯阴户的缝隙,

开始一寸一寸的进入舒雯的身体,窄小的阴道立刻收缩了起来,异常紧密的包裹感涌现而来,子淮嘶哑的吼叫了一

声,胯下猛然一送!只听「噗嗤」一声,原来大半截露在外面的阴茎刺了进去,全部捅进了泛滥多汁的阴道!

「啊」吟咛了一声,舒雯发出了急促的尖叫,眼睁睁地看着子淮的阳具没入体内,然后用牙齿紧咬着樱桃小唇,

双眼紧闭,柳眉微皱,秀脸上更是一层粉色,双手环住子淮的脖子,使自己与子淮的性器官之间再没有丝毫的空隙,

亲密地结合在了一起。

子淮又找回了那快感双手抱着舒雯的臀瓣,用力分开,使她的阴户与会阴处完全暴露在自己的眼前,抱坐在自

己的下身下,开始向上捅插,恩哼一声,舒雯仰望似的伸长脖子,香起急吐,身体变的滚热发烫,温暖的双唇发狂

似的吻着子淮的眉眼口鼻,象是把自己完全放开了。子淮用手托着他的丰臀,伴随着舒雯的下坐力,采用三深一浅

的姿势,每插三次浅的就一次深的,浅的就插进三分之一,深的便是睁根没入。

「恩……哼……呃……呃,子淮,老,老师好久没有这么做过了,呃」舒雯在身边舔了舔干渴的唇瓣说到。「

舒雯,我一定会让你更爽的。」子淮头上冒出了一些汗,又兴奋,又辛苦地气喘吁吁道。子淮感觉到舒雯那阴道里

象是一个巨大的吸尘器,不断地吞没着自己的阴茎,向里拔似的,虽然有淫水润滑,但吸力更甚,两片阴唇紧紧地

包裹着进进出出的阴茎,伴随着阴毛的摩擦声,好不让人心动。

一股白色的骚水随着交和处流了下来,流到了舒雯的肛门,那里的肛门小肉更是粉新鲜,阴毛上也沾着几粒淫

水珠,舒雯住觉得一阵瘙痒一阵快感隐约急促而来。子宫也阴道的膣肉更是伴着猛烈的刺激。「子淮,你,你好猛

啊,捅,捅到人家花心了。」

子淮听了大为兴奋,胯下的阴茎如同上了发条般机械的进出美妙的肉洞,尖端刮擦着柔软的阴道内侧,几乎每

一下都顶到了尽头,龟头重重撞击在舒雯的子宫颈上,带着些许灼热疼痛。但心理的感觉却是越发的畅快刺激!「

好……子淮……啊……」一声声销魂的呐喊,不断的从舒雯的唇齿间吟叫出来。

子淮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道,下体碰撞出「啪,啪,啪」的声响和「噗嗤,噗嗤」挤出淫水的声音,性器官

摩擦发出的淫靡之声,在寂静的小山洞里回荡着,听起来越发令人血脉喷张。舒雯也彻底的失控了,狂乱的摇着头,

「夹紧我啊,夹紧我啊。」娇躯不停的上下耸动,默契的配合着子淮的节奏。

这一刻,舒雯已将道德禁忌全扔到了一边,尽情享受着性爱的欢愉,而她胸前那对饱满赤裸的乳房,也跟着身

体运动的频率充满诱惑的摇晃起来。两个圆滚滚的雪白的奶子也震颤的越发厉害,甩出一道道抛物线。

时间在慢慢的流逝,师生两个沉浸在野兽般的肢体结合中,放肆,激烈的交苒着,做着无耻的不伦行为,心头

时时涌起犯罪感,但也是这种混杂着罪恶的快感,带给了他们更大的刺激不知道疯狂了多久,突然间,舒雯全身僵

直了,阴道痉挛似的一阵剧烈的收缩,她的呻吟声也边得高亢刺耳「啊啊啊……喔喔喔,子子淮,老师爱你啊,好

爽啊,快点,再快点,老师又要泄了!」随着她的狂叫,两条修长的玉腿环扣住了子淮的臀部,拼命的收拢,夹紧,

积压,仿佛想把子淮整个人都塞进她的蜜穴里起。

「啊……啊……快……子淮……啊,来了,来了,我要喷了。」雯又一次狂叫,子淮也无法再忍耐下去了,狠

狠地抓住舒雯滑嫩的屁股,尽可能的把阳具刺的更深,口中也叫了起来「雯,我。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子淮……好,小冤家,来吧……啊……」话未说完,子淮腰部一麻,一股无可阻挡的舒爽冲击着身体,龟头弹跳着

喷出滚烫的精液,毫无保留的,射在了舒雯抽搐的肉润深处……

「天啊……啊……天啊……」舒雯畅快的纵声娇吟,脸上带着极度欢愉,双手搂着子淮的背,成熟丰腴的胴体

持续颤栗着,接受那一股又一股的浓精。

半分钟过去了,子淮才把那精子一滴不漏的喷完。肉棒颓然的软了下来,从肥嫩的蜜穴里滑出,接着,从舒雯

的阴户轻轻的蠕动着,鲜红的阴唇略微翻开,一道浊白的汁水赫然从里面流了出来!子淮看着,无力地躺了下来。

两人都象是被抽了全身的力气似的,相互拥抱,享受着高潮的余韵,相拥入睡……第二日早上,舒雯换了一身衣裤,

走出洞外。舒雯看着那茫茫的海面,想到日后一辈子都只能困在这里。深深地叹了口气,满面愁容,双眉微皱。「

真是可惜了,以后只能在这孤岛了。」舒雯望了子淮一眼,轻声说道。原来如此,这丫头是怕日后被困在这里钟老

一生,才会这样愁眉不展。

子淮从后面抱住舒雯,轻声的答道:「不会的,我们不会在这里一辈子的,再说,还有我呢!」舒雯又看了子

淮一眼,娇羞无限,子淮轻轻抚摸着舒雯的手,道:「雯儿,那我们以后便相聚相守,不离不弃,好不好?」舒雯

脸色羞红,轻声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跟你一辈子的。」她妩媚娇羞楚楚动人,臣子淮心里更是发痒起来。

他一双大手便又轻轻抚上舒雯的身体,直往那小胸罩里钻。

舒雯敞开了心扉,有了些安慰,又见他如此无赖,心里一叹,罢了罢了,我既是终身许了他,也无所谓了。有

了昨天的经历,她便也不再阻拦他随着他的轻抚,浑身如同火烧般滚烫酥软,小口微张,吐气如兰,轻轻道:「子

淮,你慢点啊。」听着这一声轻呓。

臣子淮却是心中大喜,这么说舒服雯已默许了。昨天还有些强迫,今日却百般温顺,我日,我一定要坚持到底。

经过昨日的一番调教已经是轻车熟路了,轻轻抚摸上他坚挺而嫩滑的玉乳,漫漫的摩擦起来。舒雯敞开了心扉,热

情如火,羞道:「子淮,不要在这里。」臣子淮心中欲火腾腾升起,猛的将她压在沙滩上,「怕什么,这孤岛上就

我们两个人。」洛舒雯心脏噗噗乱跳,双眼紧闭,不敢看他。

臣子淮发挥他善解人衣的特点,轻轻拨弄几下,便将舒雯那牛仔裤等揭了下来,只这一眼,就已让他鼻血狂喷,

舒雯乌黑的秀发散落在体上,眉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却是不敢睁眼,娇鼻樱唇,鼻息咻咻,娇喘不止。

她的颈项洁白而修长,肌肤如雪般透明,两条裸露在外的手臂欺霜赛雪,光洁如藕和,一件紫色蕾丝- 胸罩包裹住

两个白馍馍上,酥胸因娇羞而急剧起伏,更是峰峦突起,波涛滚滚,便连那嫣红两点,也仿佛要透体而出。

她修长的玉腿晶莹而光滑,紧紧闭合,毫无瑕疵,玉腿交接处,更是一片芳草凄凄,子淮艰难的咽下唾沫,缓

缓解开那紫色的胸罩。两个晶莹洁白的奶子迫不及待奔涌而出,鲜艳的粉色奶头闪着诱人的光泽,舒雯有些迷茫地

哼了一声,子淮扒开她的双腿,只见那肥美的阴唇紧闭着,心中欲火狂烧,便用大拇指和食指翻开两片沾满爱液的

阴唇,只见里面一片鲜红,小肉芽微突,褶皱的阴道腔肉相连。

子淮连忙褪去衣服,手握那粗大的阳具,对准了舒雯的阴户,龟头刚要插入,却突然被舒雯用手大力握住。子

淮愣的看了下舒雯,「怎么啦?」「我想起来了,我,我今天来月经啊。」

舒雯娇羞道。「那怎么办啊,我涨得难耐啊。」子淮有点着急道。「那,那我帮你用手吧。」说完,舒吻右手

握住子淮那巨大的阴茎,上下套弄了起来,看着那纤纤玉指握着自己的阴茎,子淮也立即深呼吸了口气,享受着,

趴在舒雯身上,嘴里含着一个乳头,手上揉捻着另外一个,轻微的呻吟从舒雯的嘴里发出,套弄了半天,依然坚挺

涨红,一副不认输的样子。

「舒雯,它还是那样难受啊。」子淮无奈地喊道,「算了,那你过来吧。」舒雯也有点无奈又羞涩地说道。两

团红晕布满了整个脸颊。子淮于是跨在舒雯旁边,舒雯微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抓起来子淮的阳具,起初用舍尖舔

了一两下,子淮便觉得浑身一颤,突然感到整个龟头都进入到了一个温湿的空间中。

只见舒雯也放下了架子,趴到了子淮的胯下,紧紧握住阴茎,把整个龟头都含了进去,用舌头在龟头上不断打

圈,大力地吮吸着,不断发出「啧啧」声,子淮好不刺激,手抓着她的长发往自己的下部摁去,舒雯还时不时地用

手拨开凌乱的头发,妩媚地看着子淮,要多淫荡有多淫荡,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冷冰冰的气质。

子淮也不断用手钳住舒雯的乳房,用食指摁她的乳头,轻捻慢拢,可是10分钟过去了,子淮那根还是屹立不

倒,紫红色的龟头更显涨大,而舒雯也套弄的嘴巴发麻,子淮为难地看了看舒雯,阴茎更是抖了两下,示意它的雄

伟。

意思子淮又准备插进舒雯的逼,舒雯为难得摇摆着屁股,肉帛相缠见,子淮的肉棒顶到了舒雯的屁眼,并有向

下的趋势。忽然间,舒雯边有个决定:「子淮,你个冤家,是我上辈子欠你的了,你就会欺负我,算了,老师给你

找个代用的地方,你可以插进来,可以有比插老师那里更多的快乐。千万不要插老师的穴,好吗?」

「那老师,我的小荡妇,是哪里呢?」「戳老师的屁眼吧。我今天不方便,你就插老师的屁眼吧。」说完,转

过身,舒雯高高地撅起浑圆,饱满的屁股,一只手捂住穴,另一只手扒开自己的肛门。

看着老师圆润白嫩的肥臀,一条粉红的沟壑横贯其中,肛门的腔肉微微呈紫红色象菊花一样绽放开来。几根稀

疏的阴毛也粘在了上面,子淮不禁感到目眩,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成年老女人的赤裸的屁股,还是扒开了的

肛门,自己也曾幻想过干一些女明星,但没想到美丽端庄的老师会对自己这样,虽然说这不是第一次,但玩弄老师

的屁股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目睹了舒雯的娇躯后,又被舒雯手淫,口交,现在又把赤裸的屁股呈现在自己的面前,他用手微微触摸了她的

屁眼以下,一种柔软的粗糙感从指尖传了过来,子淮便情不自禁地低头吻在了舒雯的屁股中间的那个花蕾上。

舒雯的神经如今分外敏感,那轻微的子淮的口吻与自己的肛门的接触已经让她浑身颤抖不已,她想告诉子淮,

插在老师的屁眼前,一定要先把老师的屁眼弄湿。但她开不了口。她只觉得分外的羞涩。

果然,子淮扶着那巨大的龟头向前,顿时,受到了极大的阻碍。不但子淮在叫着:「舒雯,我进不去啊。头上

很疼……」「啊……」舒雯指尖的肛门也受到了极大的撕裂般的痛苦,算了,还是用穴解决吧?但她随即有排除了,

今天来那个,如果传染了怎么办?她强压着穴内的瘙痒转身坐下,拿起了子淮的肉棒含如嘴里,哪知刚吮吸了几下,

子淮就喷涌而出。

「舒雯老师,你的嘴真厉害啊。我受不了了。」舒雯没有多说,完全防下了贞操,继续舔试学生的生殖器。果

然,子淮的肉棒不一会儿又挺拔如初,她这才吐出子淮的肉棒「子淮,老师给你吸出一次好吗?」「不!老师,我

受不了啊,我,我就要插这屁眼。」

此时的舒雯浑身都染上了一层粉色,双乳坚挺,无奈的看了子淮一眼,含了口唾液,吐在了手上,用一部分涂

抹在子淮的龟头上,一部分涂在屁眼上,然后轻微地叹了口气,再次俯身翘起屁股。这次肉棒上和屁眼内部有润滑,

子淮又扶着龟头,对准那微微张开的肛门,一鼓作气捅了进去,子淮舒服的暗哼了一声,「啊,好……好……挤,

好涨啊……」舒雯不禁尖叫了一声,她只觉得屁眼里一股便意直冲神经,肛门内的肌肉似乎在用力地想把那粗壮的

肉棒推出去。

但子淮肉棒继续往里推进,龟头上的肉更是硬硬地直刺激直肠壁生疼,有移动一下,她都觉得浑身机灵一下,

那种不知道是疼还是快乐的感觉让她受不了,舒雯不禁大声呻吟起来,汗珠顺着她的背,从她的屁股缝中流下,滴

在他们的交接处。

「啊……啊……啊……呃……」舒雯眉目紧皱,表情扭曲,十分痛苦的样子,她想叫停,但用屁眼又是自己的

建议,总不能让子淮扫兴吧?!子淮只感觉那肛门的肌肉紧紧地夹住自己的肉棒,十分狭小,还不停地蠕动,收缩,

闭合住,十分享受,那紧致的包围,温暖感,让他十分受用,开始抽插起来了,舒雯颤声指点子淮:「子淮,慢点

抽出去……对,对!抽到头那儿就停下来,对!……再慢点插进来……对……」子淮在老师的指导下进行着第一次

的肛交。

「对……啊……对,好,子淮……就这样插老师……不要急……一下,一下的来……」舒雯双眼迷离,口干舌

燥的指挥着,渐渐子淮的抽插动作,开始娴熟起来。洛舒雯也就停止了对子淮的性指导,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那美

妙刺激的滋味。

「啊,我的子淮,我的冤家,你真厉害。呃……哼,我爱死你了」舒雯呻吟道,汗水淫水,顺着她的玉腿流到

了沙滩上,听着自己的屁眼那里传来「噗嗤,噗嗤」的大力抽插声,骚穴那里已经是泛滥成灾了,子淮双手紧紧抓

住舒雯的屁股,啊!感觉回来了!真妙!子淮的手也渐渐地摸到了舒雯的阴蒂,开始搓捻起来,子淮更加发狂搂着

舒雯狂干,次次插到底,毫不留下一丝空隙,肛门那里却发出了巨大的撞击声和挤出空气的肉搏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舒雯只感觉一阵阵快感快速涌来,那悬浮似的死亡快感比平时来得更加猛烈,也许是因为前

后受「敌」「啊……冤家,老师,我,我要泻了,我要泻了。」「我,我也是。小荡妇,我也要来了,让我们一起

来吧。」肛门剧烈地痉着,全身抽搐着,一阵阵紧紧的强烈收缩感都夹紧着,只感到直肠壁上喷射,双方的身子不

断颤抖,都进入了高潮。

结束了,都结束了。两人想抽赶了所有的力气似的,趴在沙滩上,子淮趴在舒雯的娇臀上,仍然不断来回抚摸

着那充满弹性的质感,用脸贴了过去,子淮用力地扒开那臀瓣,舒雯仍然有些痛楚的菊花敏感的感到了子淮正在拨

开屁眼外面的肌肉。

「老师,你这里真可爱,……我爱死老师的屁股了……」说完又用舌头在花蕾周围移动,有时臀尖的一大块肉

也会被咬住,然后舌头在里面仿佛舔冰激凌似的品尝里面的味。舒雯此时脑袋一片空白,只有穴里阵阵瘙痒,后庭

内的微微痛意与高潮的余韵遍及全身,子淮用手指往里面抠了几下,一股掺杂着淫水的精液从洞里面缓缓流了出来,

滴在了沙滩上,滴在了两人的心中,滴在了着孤岛夏之恋上。

【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