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妖精视频   »  风骚的房东太太【完】(作者:不详)

风骚的房东太太【完】(作者:不详)

8月的一天深夜,由於太热,我一直无法入睡。忽然传来时断时续的「哎哟」声,我很是纳闷。这种声音我以前从未听过,那不是因疼痛的呻吟,怪怪的,让人听了心痒痒的。我凝神细听,居然是楼下李嫂卧室传出来的。「叫春!这就是书上说的叫春!」我心中暗叫,忍不住好奇,穿上拖鞋下了楼。到了楼下,声音清晰了起来。在呻吟声中夹杂著含混不清的:「快……嘛……嗯……你用劲……啊……噢……」卧室开著灯,我低下身,悄悄移到窗前,窗帘紧闭. 阵阵呻吟声传来,我觉得心头一热。窗帘很厚,看不到面的情景,正失望之际,忽然发现窗户上居然有一个气窗。我心中狂喜,连忙轻身爬上窗台,又觉不妥,怕屋内人看见窗户上的影子。我将院内的一架梯子放在了窗边,爬了上去。

  

   从气窗侧面看了进去……我脑袋「嗡」的一声,李嫂头披散,坐在她老公的身上,手握住自己的两个丰乳,不停的揉搓,嘴大张著,呼吸急促,身子前后的耸动著,她老公用手扶著她的腰,一前一后的帮她使著劲。「我操,这骚啊!」我心中暗念。手已经不听使唤的握住了我的那话儿,上下套弄著,眼睛一刻不停的盯著房内的二人……「使劲嘛,动嘛,啊……噢……动……搞……死……了……啊……」夫妻二人已经把姿势换了。李嫂的双腿架在她老公的肩上,他老公跪在床上,腰部不停的向前耸动,李嫂的一双玉腿在她老公的肩上一翘一翘的。虽然是平躺在床上,李嫂的双乳仍然很坚挺,随著他老公的一次次击,波涛汹涌著。我索性将短裤褪到了膝盖上,忍著蚊虫的叮咬,眼中喷著火,手一刻不停的玩弄这那话儿。「啊……丢了,丢……了……」随著李嫂娇喘连连的颤声,我也到了高潮,白色的粘浆喷了一手。他老公将李嫂的腿放下,又压了下去。

  

   我看到他的臀部上下俯动,李嫂长凌乱头枕在一边,眼微闭,不住的哼哼,双腿交叉放在他老公的臀部上,随著他老公的起伏,身体有节奏的向上迎凑著……这一夜,我躺在床上,一闭眼就是一片白就是波涛汹涌就是那颤颤的叫春……这是我长这大以来第一次见到什是做爱啊!可能现在20大几的兄弟都知道,在90年代初,压根就没有什VCD毛片,大家仅有的一点性知识往往都是从书上来的,有一部特不清晰的录像带就已经高呼「万岁」了!。8月中旬,父母的突然袭击著实让我受惊不小,也老实了许多。不过,自从那次看到「活春宫」图后,也真没听到那让我心潮起伏的颤声浪叫了。父母走后,我也老实学习了好一阵子。

  

  一日,复习《解析几何》时,看到两条抛物线,我猛的想起李嫂的一对白色的晃悠悠的大奶,眼中有浮现起那白玉般的身子,那不住挺动的臀部……一日,和李嫂聊天时得知他老公做生意,经常不在家的。我心中暗暗失望:「他妈的,怪不得听不到你夜晚人魂魄的声音了。」傍晚,我上厕所,听到楼下传来淋浴的水声,李嫂在洗澡!!我的心又提了起来,手脚的下楼。我知道楼上楼下的厕所都留了一个装排气扇的方形的缺口。楼下的缺口在房子的侧面。这是一个小院,有围墙,偷窥应该很安全!我把放在墙根的梯子搭在缺口边,爬了上去。心又开始跳了起来。李嫂将头挽起来盘在脑后,光洁的脖子显得挺修长. 从我这个角度看上去,她侧著身,鼓胀的双乳在水流的击下形成一到耀眼的白色曲线。她的手正那著香皂往背上抹,这个姿势更是让那双乳显得异常的挺拔,两个乳头也骄傲的挺立著。我这一次很清晰的看到了她下体的卷毛,这就是书上常说的「三角地带」吧!阴毛被水淋湿紧紧贴著她的小腹上,柔顺光亮。厕所的门上著李嫂脱下来的衣服,一条裙子,一条白色的棉质内裤和一个淡紫色的胸罩。李嫂正在弯腰给双腿抹香皂,一对乳房显得很大有很软,随著她的动作轻轻的晃动著。我手枪早就开始打了起来,当她双手揣著两个大奶子清洗时,我再也无法忍住内心火一样的动了,将自己的液体全部射在了还微微有些阳光余热的墙上。

  

   她拿这毛巾缓缓的擦拭著她的身体,然后转身取了放在壁橱的一件白色的胸罩,左右手先后穿进带子,然后将乳罩移到两大奶上,双手背到背后,扯住背带轻轻的将背扣给上。两乳房受到了胸罩的挤压,立刻逼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大半个乳房都露在了外面。我忽然知道什说女人穿衣服的时候最性感了!她又弯下身,两条腿一前一后的钻进一条半透明的内裤,直起身,随时一拉,内裤将她的下体遮盖住了,但正中央黑黑的一团,让我再一次想起了「黑三角」。看到她穿戴完毕,我偷偷的溜下梯子,抬头看了看我留在墙上的秽物,坏坏的笑了笑,然后把梯子放倒在地,从房子的后面绕了一圈上楼了。回屋后,查发觉刚才在墙上偷窥时,被蚊子咬了很多的包,痒得受不了,浑身粘乎乎的,很是难受。我钻进二楼的厕所,冲了个冷水澡,感觉舒服多了。到姑妈家吃完晚饭,我慢慢悠悠的晃回了小屋,打开答录机听赵传的《水手》,说实话,当时高考失利,我一直是靠这首现在觉得挺擅情的歌以获得动力和勇气的。天气闷热,知了叫的更让人觉得热!心中也越发烦躁不安,书也看不进去了。翻出藏在箱底封包这封皮上书《高考英语90天复习》的《肉蒲团》,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当看到赛这个老流氓给未央生这个小流氓讲述「妇人事之时,是会浪的多还是不会浪多?」,我一下就想起了李嫂,心又猛的跳了几跳,藏好书,下了楼。可能是由於热吧,她卧室的窗帘居然只拉了一半,灯没有光,我蹲下身,慢慢移到了没有拉窗帘的一边,在暗处站起身往看去。屋电视开著,她上身居然裸著,下身穿的就是在洗澡时换上的那条半透明的内裤。她的左乳上罩了一个漏斗一样的东西,一根管子连著一个气囊,右手握著气囊正轻轻的捏著。我知道,这个东西叫「丰乳器」。她左手捏弄著自己的右边奶子。「操,怪不得那大啊!居然用的器械!」她的几缕头披散下来,滑落在乳房上,随著电风扇的风轻轻飘荡著,忽然,她伸手把灯关了,我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但听屋没有动静,藉著电视的萤光,我瞧她也没有动,似乎并不是发现我了。可能是由於想看电视的缘故吧。但光线挺暗,我兴趣索然,备回屋。走到楼梯口,我发现她一楼的厕所没有关,我想起了她洗澡在门后换洗的内衣裤,我转身溜进了厕所。我到了门后,伸手一摸,居然什也没有!我把门轻轻掩上,点亮了火机. 藉著火机的光,我很快发现她的换洗衣物都丢在洗衣机的,还没有洗,我狂喜不已。来不及细看,抓上那淡紫色的胸罩和内裤,捏成一团,迅即上了楼。

  

   进屋,我伸手就将门关上,把全身脱了个精光!我爬到床上,将胸罩展开. 是一个带花边的紫色的胸罩,胸罩底部有一圈细钢筋,在两个罩之间著一个小蝴蝶结. 我爱不释手的把玩著,这是我第一次亲手触摸女人贴身的东西啊!下体早就鼓胀了起来,我把脸迈进胸罩,深深吸气,我居然闻到了想饼乾似的香味。真的,你们别不信,那是一种很奇怪让人觉得很舒服的闷香。在乳罩内侧的顶部,有一些淡淡的印记,我想可能是乳头分泌的吧。我伸出舌头添弄起来。我全身赤裸著,手中那话儿在我不停的捏套之下已经开始在顶端分泌粘液了。我用手指在龟头上抹了抹,然后把粘液涂满龟头,使我套弄起来更刺激。我顺手把那条半透明的内裤拿了起来,在内裤的正中绣了一朵小花,翻到内侧,紧贴阴部的位置,有淡黄色的痕,我闻了闻,味道不好,怪怪的。我把内裤扔到一边,把胸罩压在那话儿上,使劲套弄起来,脑海中想著李嫂在她老公身上耸动时那欲仙欲死的神情,想著那对弯腰下去就颤悠悠的大奶,我的那话儿被李嫂的胸罩紧裹著,胸罩的质地很柔软光滑,加上我那话儿分泌的粘液,简直美死我了,涨到了极点,我夹紧了双腿,肌肉开始紧张,随之而来的就是极度的抽搐了,整个胸罩被我射满了液体. 我拿过李嫂的内裤,将那话儿上残的精液也尽数抹了上去。从傍晚开始,我就狠狠的了两次了,下床时感觉腿都有些软了。

  

   我试著将那个乳罩也戴在了自己的身上,学著李嫂的模样扭捏作态地晃动著走下楼,把内衣重新放回洗衣机. 最近这些天,时不时的要下一些雨。下雨过后,要凉爽一些。李嫂的老公去了深圳,说是要进货,得半个多月才能回来。我和李嫂已经比较熟悉了,时常到楼下去看看《新闻联播》,她有时便留我吃饭。一天,我又在李嫂家看电视,电话来了。「你来吧。」「不在。」「别问那多了。」「好,那我等你。」完电话,李嫂问我什不去姑妈家吃饭,我知道是在送客了,我告辞出门. 心中有了些狐疑……屋外的雨挺大,我也不想去姑妈家了。直接上楼泡了碗速食,稀呼吃完。出门丢碗。刚出门,我看到李嫂打了把伞正在开院门,引来了一个男的,也打了把伞,一前一后的进了屋,「砰」房门关上了。我光著上身,传了条短裤,光著脚,奔到楼下。可能因雨大,李嫂卧室的窗帘并没有拉上,屋的灯亮著,还没到视窗就已经听到低低的调笑声。「死人,浑身都湿的……嗯,那急啊?」「宝贝,想死我了……」我到了窗边,从侧面望了进去,见李嫂的外套丢在了地上,身上只戴了个胸罩,被那男的压在了沙发上。那男的正在和李嫂接吻。李嫂的舌头伸出来,撩拨著那男的。那男的衬衣也脱下了,看上去挺强健。李嫂抱著那男的,不停的仰起头,亲吻那男的,轻声娇笑著。

  

   雨下得很大,屋下我早被飞溅的雨滴打得浑身透湿了。我聚精会神的盯著屋内这对狗男女。李嫂起身,自己解下了胸罩,又弯腰将内裤脱下。然后开始扯那男的皮带,把他的裤子垮了下来,伸手捏住了那男的那话儿往自己乳头上来回摩擦。那男的抚摸著李嫂的秀。李嫂将那话儿夹在双乳之间,用手挤压自己的双乳,那话儿从双乳缝中探出头来,已经亮的发了紫。李嫂边挤边添弄著那个发亮的东西。那男的好像有些受不了了,用手把李嫂的头抬了起来,然后抱起她放到了沙发上。他跪在地上,用手向李嫂的下体摸去。「你受不了了?」那男的问。「去你的,嗯,讨厌……啊……」那男的手抠起李嫂的阴部来。外面大雨倾盆,李嫂叫声更是没有了遮拦. 「你的……啊……手……噢……插……呀……痒……哦……啊……我……亲嘛……啊……」那男的把头迈在了李嫂两腿之间,用嘴亲吻起她的阴部来。这下,叫声更是一浪高过一浪了,李嫂双手使劲的抓住沙发的扶手,两腿紧紧的夹住了那男的头,身子也开始扭动起来。「亲人……啊……我……嗯……要……要……嘛……噢……搞……我……嗯……不要……呀……插我……啊……」李嫂把腿分开,挣扎著要到床上。她卧室的床就放在靠窗一边,我怕被他们发现,蹲了下去。忽而,我灵机一动,半蹲著离开了窗户,匆匆上楼去了……下楼时,我又到一楼的厕所,在洗衣机翻找,找到了一双玻璃丝袜,是那种薄如蝉翼的那种肉色丝袜. 再次回到窗户边的时候,这二人已经在床上躺下了。

  

   那男的压在李嫂的身上,双手死命的揉弄著身下的大奶。李嫂双手紧紧搂住他,身子拼命扭动著,嘴中不停的浪叫著。「搞我……呀……你插……嘛,痒啊……啊……啊……水……噢……流……啊……」我把随身听紧紧靠在纱窗边,按下了录音键……那男的手握著那话儿,身子往上抬了抬,一手,身子往前一送,李嫂猛的叫了一声,双手死命地搂住了这个男人。「好……啊……烫……啊……插……噢……噢,用劲……呀……哦……亲……老公……搞……啊……」那男的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李嫂身子又开始往上挺,两大奶不住的抖动。我把李嫂的丝袜套在自己的那话儿上,丝袜很软,裹住我的那话儿,我轻轻揉搓著,答录机静静的转著。那男的忽然放慢了抽插的速度,把头一低,用嘴含著李嫂的乳头,吸吮起来。他含著乳头轻轻重重的咬著。李嫂好像更加的动了起来,哎哟连声:「嗯,好舒服……啊……涨……要……吸……我……呀……」李嫂在风雨声中尽情的放浪著,腰身快速的摆动,配合著那男人的动作。那男人将李嫂的双腿卷曲起来,脚丫顶在他的胸前,一下一下的猛顶。

  

  李嫂的双眼紧闭,头散乱,嘴已经没有那样的高声浪叫了,只是不停的哼哼。忽然,李嫂的双腿猛的向胸前卷曲,浪叫了一声:「我,我不行了……插死我……呀……哦……」那男人很配合的加大了力度,数下的深插,李嫂双眼迷乱,双手向上紧紧捏著枕头的两端。那男的把那话儿抽了出来,速度极快的放到了李嫂的嘴,握著那话儿的手上下套弄了一下,白色的液体渐渐从李嫂的嘴角流了出来……我早在李嫂挺弄的时候就了,整个丝袜被我的那粘乎乎的液体沾满. 那男的也躺下,搂著李嫂,手仍不停的抚摸著李嫂的双奶。「你比我那个死鬼好多了,一会我还要的。」「亲,睡一会,今天晚上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那男的边说边顺手把灯关掉了。我拿起了我的答录机,那话儿上仍套著李嫂的丝袜,慢慢的摸上了楼。此后的几天晚上,我夜夜都放著李嫂浪叫的录音,裹著李嫂的丝袜,不停的打著手枪睡觉. 早上醒来,丝袜仍附在硬硬的那话儿上。

  

   当然,丝袜已经染满了精液,现出大小不等的黄斑。一天,我吃完晚饭,回屋。很诧异的发现李嫂在我的屋. 见我进来,她扬了扬她手中的一丝袜,问:「,你哪来的丝袜?」我一下蒙了!「你,你怎进我屋来了?」「哼,我进来找一个接线板,没想在你的床下发现了这个,这好像是我的呀?怎在你这?」「我……你什随便进我房间?」「你房间?我不进来还不知道你的好事呢?哼!」我见她真的生了气,忙说:「李嫂,对不起,我还要到我姑妈那去一趟,回来在给你解释吧。」我匆匆逃离了房间,心中七上八下的,心想:「完了,完了,全完了!」「做贼心虚」这话我算是有切身的体验了。一连几天我藉口出租房附近在修路一直住在姑妈家,想起这事就心急如焚,简直是度日如年。几天后,我硬著头皮回去了一趟,心想不回去解决也不是个办法,开学后还得在那儿住几个月呢。我回小屋后,点上烟,开始考虑如何和李嫂开场白……一个计画在心中形成了。我来到楼下,李嫂正一个人吃著晚饭。「哟,是回来了,这些天你到哪去了?」「在我姑妈家。」「什不在这儿住了?」「烦,心烦。」「你还知道烦?是烦你的丑事被我发现了吧?」「李嫂,我……我只是好奇?」「好奇?丝袜上的脏东西是什?」我的脸猛的红了,心中的罪恶也渐渐升起:「李嫂,我不好奇,怎能知道你的好事呢?」「你在说什?什我的好事?」「我不说什. 我让它来说给你听吧。」我拿出答录机,按下了按钮. 一种狂野的浪叫传了出来:「搞我……呀……你插……嘛,痒啊……啊……啊……水……噢……流……啊…………」我看到李嫂的脸色猛的变了,声音也颤抖了。

  

  「,你这是什……」「是什?是你的丑事被我答录机发现了!」李嫂大怒,伸手来夺答录机,我往旁边一躲,她扑空了,随即扑到沙发上哭了起来,我茫然不知所措。良久,李嫂抬起头,说:「,把磁带给我好吗?这事要传出去,我就没脸做人了!」「我不传,我就一个人听听,听你的声音,我觉得自己像是个大人了……」「哟,你是大人,你都是大人了?让我看看你有多大?」她媚笑著,手向我的小弟伸来,我大惊!忙用手去捂,已经晚了,那话儿已经被她握住了,她的另一手也将答录机趁势抓了过去。我急了,用手去掰她的手,可她越握越紧,我骂到:「开,不开,我操你丫的!」「就你……好,我到看看是我操你还是你操我!」李嫂手后把白色的圆领T恤从头上拉了下来,她又没有带乳罩,一对白晃晃的大奶一对我只偷窥过的大奶就这真实的忽然近在咫尺,我的头皮一阵发痒,浑身燥热,一动不动地呆住了!那话儿很不争气的翘了起来,把短裤顶得高高的!我很狼狈. 「就你这样,还操我,来操我啊?」李嫂抓住我的手,往她胸前一按。我的手感到柔软和弹性,那是一种让人很想捏下去抓起一把什东西来似的弹性和饱满. 可我的手没敢动,就那傻傻的放在她的胸前。

  

  她的手又再一次握住了那话儿,是从短裤裤脚伸上来的,经过大腿内侧时,我感到痒,用手将她的手按住,她猛的抽出手,一把把我搂住,我的脸贴在了她的乳房之间,她慢慢把我放倒在了床上。她用手握住一乳房,开始用乳房在我脸上滑动,用乳头蹭我的眼睛和鼻子,最后停在了我的嘴上,我很自然的张开了嘴,就感到有个热乎乎的肉肉的潮乎乎的东西钻进了我的口腔,睁开眼,李嫂正闭著眼睛,嘴紧贴著我的嘴,舌头在我口腔中跳跃著。我被动地接受著她润滑的舌头在我口腔中肆意的搅动,感到有些头晕目眩了。她的小腹压著我的那话儿更是让我觉得难受,是一种空空的酥麻的难受。我情不自禁的用手搂住了她。李嫂的嘴开始从的的嘴边离开,一路用舌头和嘴唇轻轻的撩动著到了我的胸膛,她开始用嘴吸吮著我小小的乳头,我的心好像猛得被一股电流击了一下,电流从心一直窜到了我的那话儿上,闸门一下被电流给击穿了,我了,从来就没有这样过,不借助任何外力,光靠那种异样的感觉,那酥麻的电流就让那话儿狂跳不已的喷出了粘液。李嫂似乎也觉得有些异样,伸手摸了一把,湿湿的,她笑骂到:「死,这就是你操我啊?把裤子脱了!」

  

   她逮住短裤两边,把裤子拉了下来。我还是很害羞的用手住了那话儿。李嫂也没顾得上理我,自己也把内裤脱下,赤条条的躺下搂住我。「还挺害羞啊?」「嗯……」「你看我的时候你就不含羞了?」「嗯……」「以前没有过. 」「没有什过?」「没有和女孩子这样过?」「没有,真的没有。」「喜不喜欢这样?」「嗯。」「那好,今天我就让你喜欢个够,但答应我,你看到的一切包括我和你的事情,你都不要说. 」「好,我答应,我本来也就没打算说什,我只是好奇。」李嫂的手抓住了我的手,把手又按在了她的乳房上:「摸摸她……」我的手再次感到了那软软的弹性。我抓住一个乳房狠狠的握了下去,另一手也握住了另一乳房,李嫂的手又一次抓住了我的那话儿,她用手指不停的撩拨著,不时用手指在那话儿的顶部摩擦一下,我在她大胆的引诱下,开始加力揉弄著她的乳房起来。李嫂的乳晕深紫红色,挺大的。在乳晕的中央,是一个暗红的像一个铅笔擦头形状乳头,硬硬的挺在那. 每次我的手指捏弄乳头时,李嫂总是要嗯一声,很舒服的样子。我的下面早就被她又搞得重新昂起头来。她躺在床上,摸著我那话儿自言自语的说:「年轻就是不一样,那快有起来了……,你亲亲她们嘛!」我依言把头埋下,把脸深深的藏进了双乳之间. 深吸了几口气,是淡淡的汉味,她和我早就浑身汗湿了。

  

   我开始亲吻她的奶子,没有其他异样的感觉,只是在亲吻她乳晕和乳头时,她从张开的嘴中吐出的时断时续的「啊……唉哟……嗯……」让我觉得真想一口咬下去。我用牙轻轻咬著她挺立凸起的乳头,李嫂一手把我的头抓住,另一手快速的搓弄著我的那话儿。「你起来一下,让我……快起来了………………快……起来,不……要了……」李嫂挣扎著把我从她身上揎了下来。她从床上爬起来,把盘起的头解开披散下来,色色的看著我,说:「你躺好不动,我来好好爱你。」她说著两腿分开缓缓的坐在了我的大腿上,用手把我那挺立的东西握住又开始套弄起来,我被这种说不出来的刺激陶醉得闭上了双眼。我有一种感觉,一种总想要让那话儿被一个什东西包裹一下的空洞的感觉,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情不自禁的开始扭动,希望能减轻一些这种麻痒的感觉. 忽然,龟头一热,我睁开了眼。李嫂正慢慢的往下座,她的下体正在往下坐!龟头被一种湿滑包围了,那种麻痒的感觉更加强烈,我臀部往上抬,我想让我的东西完全被这种湿滑包围。

  

  可她也随之往上抬,我又离开了那温热和湿滑,当我停下,那火热的湿滑又浅浅的包围了我。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欲火焚身,第一次切身体验了什是挑逗!正当我心痒难禁之时,李嫂猛的往下一坐,我颤抖了一下,我彷是进入了一个充满火热浆的火山口,那种湿热粘滑的感觉是打手枪从来就没有过的。李嫂在上面开始慢慢的扭动,身子一起一浮,双乳也开始跳动。我感到好像有一湿热的手在把我往火山的最深处拉,火山是活动的,一浪一浪的压过来,我闷闷的呻吟了一声!李嫂在上面开始自我陶醉般的浪叫起来!「哦,啊……好硬……顶……噢……啊……来了……要……」我简直不知道她在叫喊些什?只是见她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纤腰款摆,前后挺动。她的手按在我的胸前,半趴在我身上,奶子随著她的动作前后晃动著,我忍不住揪住了奶子,死命的揉著。

  

   好像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反而加大了动作的幅度。我觉得那个火山口越来越紧,似乎在收缩,又好像是一更温软的手把我紧紧我握著不住的套弄。

   「嗯……我……好硬……快……了……啊……啊……啊……」李嫂在我身上不停的扭动,我听到这淫声浪叫,看著那波动的雪奶,那话儿痉挛了,身子僵硬在那,浑身的肌肉都崩紧了,下体猛烈的抽动,白色的粘液混入了那温热的浆. 当我回过神来,发现李嫂紧闭著双眼,身子不停的颤抖,狠挺了几下后,扑在我怀,过了一会,下身又轻轻慢慢的扭动了一阵,然后她在我耳边说:「小男人,你把我操的好舒服!」随后的情景现在想起来真的很模糊了,只记得当晚就在她的床上睡了,很累,很疲惫,心还有很强的失落感。

  

  第二天早上起来,李嫂对我特别的好,给我煮了牛奶和鸡蛋,也没再提答录机的事情了!接下去的日子,我彷成了她欲的工具,她老公不再时,她总让我下去,这段说不清道不明的肉欲缘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年的春节。春节完后,我随父母又回到了我生活的那座城市。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