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妖精视频   »  我摊上一个有淫妻情节的丈夫

我摊上一个有淫妻情节的丈夫

.

我和我老公明从认识到结婚的时间并不长,也就一年多。他家里情况不错,父母都有能耐。他在国内大学毕业

以后在单位又不安分,他父母就想办法把他送到美国去做访问学者。后来,他回来休假时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了

我,就开始追我。我虽然对他没什么特别的印象,但我生性温顺,一来二去就相恋了,他一年后再次回来我们就结

婚了。结婚不久他又回美国了,再过了半年,我去美国陪读的手续也办完了。我怀着美好的憧憬飞到了大洋彼岸。

没想到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在美国安稳下来以后,生活也就平静了。因为他家里经济条件好,我也不用到外面辛苦挣钱。就安心做了家庭

主妇。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引导我上成人网站,经常拉着我一起看群交聚会之类的成人录像和文学。我

当时觉得是调剂夫妻生活的情趣,也没什么不好。再后来,明开始和我说很多当地群交俱乐部的事情,他说他是从

朋友那里听来的。我当时隐隐觉得不对,但也没多想。毕竟是在这种开放的文化环境里,思想开放些也正常。就这

样过了几个月到也没什么事。我们有一个邻居夫妻,台湾人。先生的叫志高,30多岁,太太叫淑雯,29岁,两

人还没有孩子。他们早几年就拿到绿卡了,太太也是才过来2年多,在社区大学读书并在一家酒吧兼职。由于都是

中国人,在这样一个陌生的文化里,很难和白人深交,所以我们两家自然而然就走的很亲密。

志高属于那种很健谈和幽默的那种男子,也很会讨女人喜欢。他在一家软件公司工作,很多工作都可以在家里

完成,他经常不去公司,在家里的时间到很多。所以白天的很多时候我们两家都只有我和志高在家。他经常借故到

我家里坐坐,聊天聊地的,经常逗得我很高兴。后来,有意无意的,他也会谈一些性方面的事,说说淑雯在床上怎

样表现。说实话,每个人对别人的隐私都有或多或少的好奇心,我也不例外。有时听他说我也有些反应,但我没有

表现给他看。再后来,谈性的话题就多了,凭着女人的第六感,我觉得他对我有想法了,但是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

么没有及时停止这种发展趋势。

终于有一天中午,也是我们两正好在家,我做了饭,顺便给他也做了一点,他说我做的菜真好吃,说喝点酒吧。

于是,我们喝了点红酒。吃完饭以后,没什么事,就上网瞎逛。他说给我看点好看的。于是,他给我打开的一个视

频网站,里面全是各种性交的录像。虽然我和明经常看这个,但在其他男人面前看这样的东西还是第一次,当时我

脸就红了,因为大家都很熟了,也不好说什么。

突然,我全身一颤,至高从后面揽住的我的腰,脸贴的上来,和我给我指点的录像里的画面,说话也暧昧了。

也许因为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画面太刺激。我当时觉得身子发软,浑身在抖动,说话也不利索了,我说:「志高,

请别这样,这样不好」。话是那么无力,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说的话。他显然是玩女人的老手,一看这个火候了,

一把把我揽在他怀里,唇马上贴的上来,色迷迷地说:「阿兰,我真的很喜欢你,你的美丽和性感早就让我神魂颠

倒了。」

我想挣脱他,不知道怎么一点力气也没有,突然,感到全身血液在膨胀,身体发痒。明显感到他下面的东西硬

硬的顶着我,不用看我就判断出来那是个巨大的家伙。我一边说「不要这样,至高…我害怕…」一边反而死死抱住

他他见到我这副模样,心花怒放,又被我丰满的乳房紧贴着,早就按捺不住了。他一把把我抱起来,进了卧室,一

把把我扔到床上,然后扑了上来。不到半分钟,他很熟练地就把我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脱掉了。我的身体在微冷的空

气里起了小的鸡皮疙瘩。他两眼放光,手抓住我的乳房不停揉搓。淫声说:「兰妹妹,你的奶子又白又大,是D罩

杯吧?」我嗯了一声,羞的把头埋进枕头里,头脑里一片混乱。志高不停地吻我的全身,我闭着眼睛,有一种奇妙

的感觉,感觉自己内心有一种彻底放弃的感觉。下身有些痒,湿漉漉的期待着什么。

终于,他的手摸到了我的私处。他毫不留情地把我双腿掰开。我感觉下面有些凉,肌肉在抖动。突然,他的一

根手指头进入了我的身体,我感到全身一颤,下身不由得夹紧了。志高淫笑着说:「骚兰兰,别着急,我这就给你

止痒。」我羞的无地自容,枕头蒙着我的头,他没有看见我的窘样子。我的手在里面动一会,我不知道下面湿成什

么样了。志高笑着贴着我耳朵说,「你平时和你老公操的时候也流这么多水吗?」我不说话。他说:「你不说话,

一会我操的时候你别求饶啊」一会他又说:「你的毛又黑又亮,除了你老公,还有谁操过你吗?」我摇摇头。「骚

兰兰,你看我怎么操你,我来了!」我这时下面已经痒的难受了,盼着他早点进入。又不好意思说。这时,感到一

根粗粗的肉棒顶在我阴道口了,我不由得又一颤,下身不停的流水。志高一边大力搓着我的奶子,一边把粗粗的肉

般在我阴道口来回摩擦。弄的我快受不了了,不停地抬屁股迎他的肉棒。「骚逼,要不要我的大鸡巴?」志高开始

说粗话了。要是平时我肯定很生气,但这时候我反而听得很受用。我点点头。「我要你说出来,请我操你的骚逼」

志高淫笑着。我哪里说的出这样的话来,只是下身在不停地夹紧,扭动着,感觉身体要爆炸了。「骚娘们,受不了

了吧,看我的大鸡巴操你!」志高淫笑着,身子一挺,他的鸡巴就操了进来我忍不住「啊」地叫了一声,虽然下身

已经湿润了,但还是觉得阴道内壁被戳的有点疼,感觉自己的下身已经被那个热热的东西充满了。他的东西还在往

里进,我被戳的身子想往后缩,但被他紧紧压住了,动弹不得。感到自己现在成了待宰的羔羊,我颤抖说:「求求

你志高,轻点。」志高一把把我头上的枕头拿掉,我羞得闭住了眼睛,脑子里一片混乱,任由他摆布。他双手板住

我得头,一边把带着酒气的嘴向我吻过来。一边在我耳边说:「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你很骚,你是不是很想

我操你?我的大鸡巴肯定让你舒服了。呵呵」他一边说一边开始抽插起来。阳光从窗户了射进来,照在一白一黑两

个扭动的裸体上,一切就像成人录像里的场景一样。

随着他的抽插和冲撞,我感到意识有点模糊了,背判丈夫的罪恶感也在模糊的意识里更模糊了。只感到下身不

停地抽搐,那种异样的感觉使我很快就到高潮了。我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又不敢大声叫。志高淫笑着:「你这小

骚逼还害羞?舒服就大声叫呀。」他这时突然在我高潮的时候把鸡巴抽了出来,我急得喊了出来:「别出来,求求

你!」「叫我老公!」「好老公,快把你的鸡巴给我!」这才是我的骚逼老婆。嘿嘿!「他又开始抽插起来。不知

道过了多久,换了好几个姿势,最后他在一阵狂插中把他的鸡巴拔的出来,学录像中的男主角那样射在我的身上和

脸上。

我那是已经摊软了,动也动不了了。任由他把他的精液在我奶上和脸上抹。就这样躺了很久,我估计我老公快

回来了。慌忙收拾了现场,洗了澡,把他送走了。临走前,志高把手伸到我面模了一把,淫笑着说」骚兰兰,哥以

后常来让你满足「我说:」以后别这样了,我老公知道了会打死我的。「明在下午六点多回来了,我心理有点慌,

生怕他看出什么来了,特意做了点好吃的。他似乎没怀疑什么,照常和我闲聊,散步,然后又说了说性方面的话题,

我尽量配合他说。他也感觉到了,说:」兰兰,你开窍拉?」我打了他一下,撒娇道:」你不是要说这些吗?我配

合你你又说这些。「他呵呵一笑:」理解万岁。我老婆果然是懂道理的好老婆。「当晚,我们象往常一样脱光了衣

服准备睡觉。我们平时有裸睡的习惯。他爬到我身上,手伸到我下面,往里抠了抠。和我调情说:」老婆你发骚拉?

要不要我找几个壮男一起操操你?」以前做爱时,他也经常这么和我调情,我也就没当真。今天因为和志高偷情了,

怕他发现不对,就说自己下面不舒服,我用嘴替他口交。就这样,他躺在床上,我俯身给他口交了十几分钟,帮他

射出来了。然后,他还是象往常一样捏着我的乳房入睡了。我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一直在想着白天的事。自己也不

相信自己今天怎么一下子就变的那么淫荡了,想来想去想不通,慢慢地也睡着了,不知道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自从

和志高偷情了以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亏欠我老公,对他也比以前更好了,家里的活我也做的更勤快了。

我一心想把这事忘掉,但总忘不掉,有时怔怔地坐在家里望着外面出神,有时外面走过一个男人,自己竟然会

有胡思乱想,想着那个男人和志高一样趴在我身上和我做爱。一旦从幻想中醒悟过来,觉得罪恶感更重了。我想躲

避志高,无奈我不工作,也没什么地方去。老在外面转也很无聊。就这样过了几天,我刚从外面回来,刚进门就听

到敲门声。我一打开门,一个熟悉的身影自己就闪了进来,是志高。「你有什么事吗,志高?」「没事,来看看你。

「哦。那坐吧。」我故意以冷淡的口气回答他。看见他来了,我心跳开始加快了,心里有点慌乱。我强忍着慌乱,

不想让他看出来。给他倒了杯茶。志高没有喝茶,趁我不备,一把从后面抱住了我。「快放开我,志高,我们不能

这样下去……我不能再对不起我老公」我不敢大声喊,只是很慌乱地想挣开她。

「吃你的奶子可比喝茶强多了。来吧,骚妹妹。」志高一副无赖的嘴脸,淫笑着。

「你别,再这样我要喊人了。」我低低的声音很无力。

也许是我生性软弱,也许是我内心很慌乱。碰到这种情况,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往往就是闭着眼睛认命。我

不敢喊,怕别人知道,我也挣脱不了他的手。那时真是一种很绝望的状态他抱着我的手伸进我的内衣,把我的胸罩

往上撸起来,握住我的双峰大力地捏弄着「骚兰兰,奶子鼓了不少嘛。比我家阿雯的奶子丰满多了。」我在他的捏

弄下,我下身不由得有反应了。志高把我抱起来一把扔在沙发上,粗鲁地把我下身的裙子往下扒。感到屁股上凉,

裙子已经被扒了下来。志高抡起巴掌,「啪啪」两声打在我的白白肥肥的屁股上「小骚逼,真肥,你老公真是好福

气。」我想翻起身,却被他死死地按住了。他还是和昨天一样,先用手在我阴道里乱捅。我头埋在沙发里,屁股高

高撅着,当他打我的屁股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巴不得他再打两下。正胡思乱想,他的鸡巴挤进来

了,我身子颤动着,等着他抽插。就在此时,我听到门外有汽车声,刚开始还以为是别家的,等我听到熟悉的脚步

声以后,吓的我花容失色,声音都变调了:「不好了,我老公回来了!」我几乎哭出来了。

我们慌乱的分开,慌乱地找衣服。然而太晚了,我老公推门进来了。他进来那一霎那就惊呆了。空气仿佛凝固

了。志高尴尬地光着下身,我才刚套了半个乳罩。

有几分钟谁也没说话。最后还是志高反应快,他挤出笑容说:「阿明,不好意思啊。你想怎么办都可以。」明

坐下来还是没说话。又过了漫长的几分钟,明叹了口气,对志高说:「你先回去吧,咱们的帐以后算。」志高赶紧

穿好衣服溜走了。明看着我,我低着头只是哭。突然明冲上来,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脸扬起来,狠狠地说:

「你欠操是吧?逼痒了?耐不住了他一把把我穿了一半地裙子再扯下来,露出我刚刚被志高打得上面又血印的屁股。

狠狠地再抽了几巴掌在我的屁股上。然后拿手狠狠地揉搓我的阴唇,揪弄我的阴毛,最后4个手指从后面挤进了我

湿湿的阴道。在疼痛和羞愧以及莫名的兴奋中我哭的更厉害了。

「你还知道哭呀?你被志高操的时候怎么不哭?被他操爽了吧?操了你几次呀?」我呜呜地哭着,下体被明弄

得又疼又痒。白白的身体在左右摇摆扭动。明看见我这模样,性欲一下揪起来了。他把手从我的阴道里拿出来,从

裤子里掏出已经硬梆梆的鸡巴,「噗哧」一声就捅进去了。

我感到下身热乎乎的,熟悉的鸡巴在我的逼里用熟悉的动作搅动着。本来这个动作我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但是今天的情况不同,羞愧加上紧张加上下身搔痒,在半个小时以内被两个男人操,这种感觉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我开始舒服地呻吟了起来。「你这个浪比,就知道被操的舒服,哪个鸡巴都行!」明粗暴的抽插着,嘴里说着粗话。

我实在受不了了,很快就连着高潮起来,身体抽搐着,往下塌。老公,你操死我吧,我不行了。」这时我也顾

不得以前的矜持了,像个淫妇似的不停把胯往上挺,迎着明的鸡巴。

在一阵狂插中,明把他的一股股浓精射进了我的阴道深处。事后,我还是交代了事情的经过。明这时倒没那么

生气了,他说:「他搞我老婆,我要操她老婆回来。」要是以前他说要去操淑雯,我肯定会生气。现在被他先抓住

把柄了,我什么也不能说了。他要做什么我也没脸说不了。我就象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低着头不说话。

第二天是周末,明把志高叫来。说昨天的事怎么办?志高说:「明哥,这件事我对不住你,我也不解释了,你

说怎么办都依着你。」明想了一下说:「我们大家都是朋友,你这么做,我是要到警察局去告你,大家朋友也做不

成了。看在都是中国人的分上,在国外也不容易,我就不去告了。」「那谢谢明哥了,以后我保证不动你老婆。」

「我老婆都已经让你操了两次了,就这样算了也太便宜你吧。这样吧,把你老婆淑雯也让我操两次,咱们就了。」

志高似乎也料到这样的结果了。他痛快地说:「好吧!我去和我老婆商量商量!」淑雯平时也和我们有来往,和她

交往的过程中,我觉得她挺随和的。人谈不上漂亮,但身材很丰满,屁股大,奶也不小,是男人们喜欢的那种类型。

我平时和她拉家常的时候,也会说到各自的丈夫。她和我的性格类似,不太爱说话,性格慢,也不是那种好强的女

人。

以前我也接触过几个台湾女人,都觉得她们是以家庭和丈夫为中心,相夫教子,性格温顺。我挺喜欢和她交往

的。我周围也有一些大陆来的女人,可能性格上不一样,和那些女人的交往反而少。我和明做爱的时候,为了增加

性爱的乐趣,明也常把我当作淑雯操。我知道他对雯是有想法的。我的生活因为这件事完全乱了,我也变得魂不守

舍。事情在朝着一个我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了。也许这是明要的结果。

他一直没有机会,他的机会现在终于来了,因为我犯错在先,我已经没有任何发言权了。即使我无法接受他真

的操淑雯,我也只能任由命运的安排了。我可能从此再也无法做个安静的家庭主妇了。迷茫还是悲伤?我不知道。

又是一个周末,志高来电话了。他说请我们去他家坐坐。明问他操他老婆的事怎么样了。他说来了再说。我们因为

常串门以前走动很多,但这周淑雯一次也没来,电话也没打一个。因为两家很近,走路过去就是了。等我们到了志

高家门口,志高一个人在门口等我们。进了屋,志高又恢复了往日的健谈,说了很多有趣的事,并给我们看一看他

新摆布的一些玩意儿。淑雯在里屋一直没有出来。

明问他:「上回的事情怎么样了?你不会就这样算了吧?「嘘……」志高轻声说,「我老婆同意啦,只是面子

上抹不开。」我一听,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幽怨地看了志高一眼。「那很好,叫淑雯出来说话吧。」「好,我

去叫她。」志高起身进屋了。一会,志高拉着淑雯的手出来了。淑雯不自然地笑了笑,打声招呼:「你们来啦,最

近好吗?」眼睛看着我,眼神怪怪的,不知道是嘲讽,还是吃醋。我一脸尴尬起来,恨不得起身就走。淑雯今天穿

的一身家居服,露出一部分胸,乳房若隐若现,一副性感的良家妇打扮。明一见她就盯着她裸露的胸部,直勾勾的。

我猜想明的下身已经支了帐篷了,「都挺好。最近阿兰和明哥可好了。来,大家喝茶。」志高赶紧打圆场。四个人

坐在那里闲坐了一会。明见没什么动静。就拉着志高到一边悄悄地问怎么样了。志高说:「没问题,你听我的。」

志高说:「今天正好是周末,我们一起做顿烧烤吧。再喝点酒,好好过过周末。」大家都表示同意。我就说:「我

家里还有些肉,要不都拿过来,一起烧烤了吧。」志高说不用,他家里准备了很多。「就怕你吃不下。」于是,男

人们和女人们就分别忙起来了。男人们搬炉子,准备木炭生火。人们切肉并把肉做成串串。一会,火就生起来了,

随着志高家里放出的轻音乐,肉香也飘向四方。我们两家在一起烤肉不是第一次了,志高的烧烤的手艺特棒。往往

最后都是他他一个人在操作,我们在边上帮忙。我其实挺馋他做的烤肉的,因为我和明都不太会做饭。我以前在国

内基本不太会做,到这边来做慢慢自己做了。明在我来美国之前吃饭根本就是瞎对付,经常到志高家蹭饭。志高确

实是个勤快的男人,手脚也麻利。

太平洋西海岸的天气真好,我们在洒满暖暖阳光的院子里酒足饭饱了。和以前一样,吃完饭,我们会在他家的

客厅里玩一会牌。无非就是斗地主,双扣,拱猪什么的。但今天和以前不一样,我心里清楚,明这次来,是要操淑

雯的。我虽然不想看到这样的场景,但又不知道怎么办。我不知道这种事怎么开始,也许淑雯会大闹,和志高翻脸?

也许今天是我们两家交情的结束?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办,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一种什么无法收拾的场面。但我

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态自己发展。

对于今天的玩牌,志高突然提议要玩脱衣扑克。我们两对夫妻捉对玩。那对夫妻输了,输的夫妻就脱一件,直

到脱光。他没说脱光以后再输怎么办。对这个提议,明自然是赞成,似乎他和志高有默契。我没说话,但淑雯表示

反对,说你们男人怎么这样欺负我们。我能提出来淑雯的话其实并不坚决,因为提议是她老公提出来的。志高说」

没关系啦,大家找点乐趣啦,又不会把你怎么样了。「」那不行,我和兰兰一拨,你和明一拨。你们男的输了脱两

件,我们输了脱一件。「」那不公平啦,志高和明齐声说。「脱衣扑克在淑雯的不满声中开始了。我和淑雯一拨,

男人们一拨。还好我那天穿的比较多,身上的零碎也多。淑雯就惨了。因为在她家里,她除了家常服以外并没有穿

太多。不到半小时,淑雯就输得把下身脱光了,上身只剩内衣。她先脱的下面,因为光着上身打牌觉得很难堪。,

我还好,内裤和裤袜还在。再过了十分钟,淑雯把身上最后一件东西,乳罩也输了,她想不脱,男人们自然不干。

淑雯嗔道:你个死志高,你喜欢你老婆被人看呀,那我就脱给你们看。」明呵呵笑:「愿赌服输,来吧。你们要在

输了怎么办?」「不玩了不玩了。」淑雯一起身,下身就暴露在我们面前。明的眼睛都直了,直勾勾望着淑雯黑黑

一丛阴毛下深红色的阴户。老婆别走,来来来,到我这里来。「志高赶紧抢过来,一把抱住淑雯。一只手同时往下

去摸淑雯的逼。」哎呀,你要死呀。不害臊。「淑雯嗔怪着,在志高怀里身子微微挣扎。大家谁也没心思打牌了。

志高给明使各眼色。明会意地把我也抱住。

我感觉事情真要发生了。如果我们两队夫妻在一起操起来了。最后明肯定会把淑雯操了,我也可能再次被志高

操。难道明以前一直和我说的那种换妻的场景真的就这样要实现了。我脑子里,一次又一次象放电影一样闪过以前

看的的换妻场面的录像和小说里描绘的情景。下身不由得又湿痒起来。志高这时已经抱着淑雯在沙发上坐下。淑雯

白白的屁股对着我们,头埋在志高的怀里。作为一个女人的直觉,我觉得淑雯心里已经认可今天的这样的结局了,

只是在我和明面前不能表现太淫荡。

志高的一只手还在淑雯的逼里抠着,我倒是感觉明的鸡巴已经极度膨胀了,他心不在焉地抱着我,眼睛紧紧盯

着淑雯雪白扭动的大屁股。又过了几分钟,淑雯在志高的抠弄下舒服地哼哼上了。这时志高朝明使了个眼色,明把

我放开,把裤子脱了,露出乌黑硬硬的16厘米左右的鸡巴,悄悄地走了上去。志高冲他点了点头,明从后面一把

端起淑雯的屁股,对准淑雯已经洪水泛滥的桃源洞,」噗哧「一声就操了进去。淑雯」啊「了一声想回头,却被明

死死地按住了屁股,身子紧紧地贴住了淑雯的后背。就这样从后面抽插起来。我不知道淑雯现在是怎么想的,我知

道淑雯没有太反抗,看来今天的事情不会闹的不愉快收场,心里反而轻松了起来。刚才的焦虑感一下就释放了。我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看着自己的老公操别的女人,反而没有嫉妒感。也许是对自己和志高偷情给老公的补偿。

但愿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我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心里感觉怪怪的。明抽插了一会,志高一看没事了,又给明使个眼色。明会意一把把淑

雯抱离了志高,把淑雯翻了个身,一边对着淑雯的嘴吻了下去,一边解淑雯的胸罩。淑雯的奶子我是知道的,她穿

35E的奶罩,又白又软又大,稍微有点下垂。男人捏起来手感特别好。我知道明对淑雯的奶子是早就想了。他最

喜欢奶大肤白,脾气温顺的女人,淑雯就是这样的女人。志高以前说我奶子比淑雯大那是在恭维我。

【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