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妖精视频   »  儿子的漂亮媳妇作者不详

儿子的漂亮媳妇作者不详

5月,家住市郊的廿七岁的刘建华,经人介绍迎娶了邻村的十九岁姑娘杨贵莲。贵莲可是一个让任何男人见了她都会心动的女人,白玉似的肌肤细嫩红润,丰满修长的娇躯,纤细的柳腰,一头又亮又长的秀,显得格外的动人,鼓鼓的美臀,迷人的性感小嘴,再加上平常比较会打扮。即使不浓装艳抹,也是美艳迷人。

乡邻上下都夸建华好福气,娶了这个漂亮媳妇,有人遇到建华免不了说上几句“建华,你走的什桃花运,这一个姐让你搂了”建华听后自然笑得合不拢嘴。

建华的父亲刘巨得看到儿子娶上这一个漂亮堂客,那高兴劲就甭提了,刘巨得原一家四口,女儿去年出嫁了。在这不太富裕的市郊,刘巨得可算是这数一数二的富户。

刘巨得现年半百,像貌端正,身材健壮,又相当有头脑。这几年做生意积蓄了不少钱,家境相当富裕。贵莲嫁到他家,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刘巨得为儿子、儿妻置办了全新的家具,买回了34寸的大彩电和影碟机,还为快过门的儿妻买了一“木兰”摩托车。

5月6日,农历是“立夏”,是个好日子。这天小镇异常热闹,有三对新人喜接良缘。然而三对新人中就数建华和贵莲最气派。

上午迎亲的车队仅宾士就六辆,还有好几辆豪华轿车也加入行列,车队一停,只见新娘贵莲身披雪白的婚纱,迈著轻盈的步伐,探出轿车,在多人的簇拥下缓缓地走进刘家。

新婚之夜,在五彩的灯光下,贵莲更显得楚楚动人,建华轻轻将身子靠近贵莲。只见贵莲娇羞地将脸转了过去,这时建华按捺不住拉灭了灯,一把就把贵莲搂了过去,一转身就把这美人压在了身下……

然而,这一切公爹刘巨得在窗外看的一清二楚,娇艳动人的媳妇,那迷人的曲线,丰胸、美腿,火热的胴体,光洁的肌肤,让刘巨得饥渴难忍,他感到一股火山爆发般的激情喷涌而出……他淫心动荡,精神飘然。此时的刘巨得恨不得推开儿子,然后自己……

妻子比刘巨得大四岁。两年前一场大病后,身子虽康了,但生理却开始了变化,逐渐失去了性,一年前便已闭门谢客,和老公断绝了房事。刘巨得也只有逆来顺受,他虽已届“知天命”的年龄,但却是老当益壮,肉棒常常翘硬难受,只苦无处发。

转眼一年过去了,过门的儿妻肚子仍然没有变化,那腹部依然平平。这对一心想抱外孙的公爹、公婆可急坏了。贵莲经过建华一年多的浇灌,不但肚子没事,而且显得更加年轻漂亮了,身材越来越苗条,那胸前那一对小兔子却越来越丰满了。

刘巨得夫妇抱孙心切,多次催儿子与儿妻去医院检查检查,看看是什原因,谁知结果一出,竟然是儿子建华有问题,精子浓度不够。

“怎办?……我们刘家不能断香火,但也不能容下别人的野种!”

刘老汉挖空心思在思索良策。这时一个邪恶的念头出现在他的脑里,他不自觉的回想起儿媳妇与儿子新婚之夜的那令人春心荡漾的一幕,特别是看到儿媳妇那雪白娇嫩的肌肤,高耸的乳房,修长纤细的美腿,和儿子交欢的那淫荡的样子。

“唉,我何乐而不为呢………对,肥水还不流外人田呢,我刘老汉只要能抓住机会,何愁不能续香火呢”

刘老汉想出了这个绝妙注意后,有天找机会将建华叫到跟前,“建华,男子汉,大丈夫要以事业为重,你现在正年轻,应该到外面锻炼锻炼,我给你一万块钱,你到南方那些大城市去闯荡闯荡,媳妇留在家有我和你娘照顾,你就不必担心。”

建华觉得父亲说的有理,於是隔了两天就和贵莲说妥,辞别了家人,身到广东去打工找事做。

儿子一走,家里就剩下公婆、刘老汉和贵莲。这时的刘老汉,对儿媳妇可以说是百般讨好,贵莲喜欢吃零食,他就三天两头地跑到超市买回来;当看到什漂亮的衣服,总是顺便为贵莲买上一件。

有一次贵莲感冒了,公爹一直陪在床前问长问短,请医生后又去给自己抓药,并买回了大量的补品。有时连女人需要的许多小东西,化妆品,甚至月经棉,也买了回来给贵莲。渐渐地,贵莲觉得公爹对自己实在挺不错,很体贴,就像是自己的男人,她打心眼里感激公爹。

就在建华出去打工不久,刘巨得的女儿分娩。女儿远嫁到200多公的一个市郊,这会女儿坐月子,作妈妈的自然要去照应招呼。

公婆这一走,家中就剩下儿媳妇与刘老汉这一男一女、一老一少,这可是真是天赐公爹刘巨得的良机。

恰巧当天夜里,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阵阵炸雷震耳欲聋,贵莲在屋里吓的直叫。

听到儿媳妇的惊叫声,刘巨得灵机一动,二话没说,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就跑到媳妇贵莲的房间,连声说“贵莲别怕,别怕,有我呢!”

他边说边窜到儿媳妇的床上,随了层被子,和媳妇并头躺著,而且老实不客气的地,大毛手就往被窝里钻。

“哎呀你怎到我的床上来了,要是给人知道了,叫我以后怎见人呢”

贵莲惊恐地将身子成一团,连粗气都不敢喘一下。不知过了多久,贵莲心想:“骂吧,没用,他是自己的公爹………叫他出去吧,外面电闪雷鸣又怪吓人的……也许让他陪一下也好,熬过这夜再说吧。”

有道是乾柴烈火不点都著,更何况这孤男寡女了,贵莲只觉得有一手在被窝里蠕动。

“爹……爹……别这样,日后让我怎见人呢”

“贵莲,我那小子他不行,你难道想让我们刘家断子绝孙吗?”

听到这刺耳闹心的话,贵莲心想“做为一个女人生不出孩子,就一定会遭人白眼的,婆家也会瞧不起自己的,反正将来有了孩子也是姓刘……再说自从建华外出打工之后,自己连被男人抱过都没有,更不用说干那事了……”

刘巨得见儿媳没有叫喊,也没有反抗,於是便大胆地、迅速地掀开了贵莲的被子。

一双修长白晰的玉腿展现在刘巨得的眼前,贵莲全身精光,光滑的胴体,雪白的肌肤,纤腰丰臀,身材极好,娇嫩如嫩笋般的乳尖在饱涨微红的丰满乳球上,更令人垂涎三尺。

原来贵莲自幼便是光身睡的。乡下小户人家,为了避免磨损衣衫,晚上睡觉时都不著衣裳。

刘老汉目不转睛的盯著儿媳,瞧见贵莲酥胸前的嫩白奶子随她的娇躯左右晃动,乳峰尖上粉红色的奶头若隐若现,刘老汉不由的看傻了眼。贵莲由於突然遭到袭击,一时还没回过神来,俩人就这样呆呆地互相瞅著。

刘巨得看得全身血脉横张,脸上火热热的,像是要脑充血似的,忍不住火高升,不由自主的立刻将自己的衣裤脱光,无法控制的,他紧抱住贵莲,凑上嘴去吸吮贵莲的奶头。

贵莲突然受到攻击,一时惊吓得不知所措,轻声喊道:“哎呀爹,这不行,这是乱伦啊,是不允许的!”

刘巨得那管这些,边吸奶边说:“……贵莲……我那小子不行,我看的很难过,再说我忍不住了,让我干一次吧”

刘老汉色熏心的说著,一面说一面双手揉捏贵莲一对水蜜桃般的奶子,嘴也吻在贵莲的樱上,舌尖不断探索。

贵莲扭动身子,开始挣扎,但被公公壮硕的身躯和有力的双臂搂定了,动弹不得,只好嘴里说道:“爹怎可以,不要嘛我们这是乱伦,这不行……不要嘛”

“贵莲,一个女人不会生孩子会被人家笑话的,你就好好让我打一,我会好好给你种上个好娃娃,免得我儿子将来怪不会生小孩,要和你离婚……况且从你进门的第一天,我一见你就惊为天人,一直想找机会,好好跟你爱爱一番……”刘老汉手里揉著贵莲的丰满柔嫩的奶子,满足的说。

刘老汉伏在贵莲的裸体上,拥抱著她,的嘴不停地吻,由贵莲的香移到耳根,又移向乳尖,阵阵的热气,使贵莲的全身抖了抖,刘老汉火热的手掌,接著按在贵莲的光滑的屁股上,嘴移向她小腹的下方,抚摩著贵莲那修长白嫩的玉腿。贵莲全身抖得更厉害,由於害怕,贵莲不敢出声,心想就当是一场梦,咬咬牙就忌受过去。

刘老汉的雄伟翘硬的鸡巴不住的在贵莲的大腿间东碰西撞。这时的贵莲其实也有些春心荡漾,只是在公公面前羞於齿罢了,但还是忍不住伸出玉手,抓住匣在她小腹下玉腿间,顶来磨去的刘老汉的大鸡巴,又爱又怕的说道:“爹唉啊,你的东西怎会这样粗,这样大?!”

刘老汉得意的笑笑。“怎样,比建华的大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