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妖精视频   »  欲孽(1-17)作者:caty1129

欲孽(1-17)作者:caty1129

欲孽 作者:caty1129

  字数:6100 (一) 青山环抱之中,有着百来座被青草覆盖的古老民居,小河,桑林、稻田、菜 园、篱笆,晒场,鸡鸭狗牛……以及为数不多的村民,交织成这个远离都市宁静 村庄的面貌。 这个村子并不富裕,村中大部分的民居都显得比较残破,老旧,村子里为数 不多的那些人,尽是幼儿老人,当然也有例外,其中一座较新修葺过的民居里, 就有着这幺一位打扮时髦,极为年轻的女人。 女子坐在了这所民居里,那唯一的高端电器,一台电脑前,开口说着话,偶 而还会用手飞快的敲击几下,桌面上放着的键盘,这期间,女子显得十分高兴快 乐,时不时的就会发出一阵,悦耳银铃般的笑声,在女子露出笑容笑出声时,她 整个人会散发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妩媚性感的气质,为长得较美的她平添出不 少的姿色。 这正是25岁的自已,方倩,而我同视频聊着的对象,则是一个男人,那是我 所剩不多的一个情人,我和他的谈话已经结束,半个小时后他就会来这接我,带 我去到他居住的城市,并承诺过段时日会同我结婚,他说这些话时,显得很诚恳, 也没必要拿这些事骗自已,所以我的心里已然深信,眼下坐等男人到来,有些无 聊的自已,不由关上了电脑,回想起了同这男人,以及自已十多年来的一些经历。 「自已出生在距此不远的另一个小村里,出生的村子比这条件更差,而且自 从奶奶去世后,我现下对对出生地,只剩下些不好的回忆了,我的母亲早在自已 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城里一个条件好的男人跑了,原因是不满父亲太过老实本分, 没有本事,赚不来钱,嫌这个家太穷了,所以母亲毅然的抛夫弃子,离去后再也 没有回来这个家。」 「父亲呢!确实如母亲所说那般,是个窝囊废,母亲的离去不仅没激发起他 的斗志,相反还完全摧毁了他这个人,他开始借酗酒来逃避现实生活,终日沉伦 在醉生梦死中,不只身体很快跨下,家中仅有的一点积蓄,也全被父亲败了个干 净,还好他酗酒的生涯,没维持几年,一天夜里醉的他,就失足落河死去,否则 奶奶,年幼的自已,在他不顾家里环境,这般花钱如水下,我和奶奶还不知要帮 他,还多少欠邻里的钱呢」 「父亲走后,靠着独寡的奶奶撑起了这个残破的家,并带大了自已,生活虽 然过得很苦,但奶奶还是供我读完了小学,不是奶奶继续供我读书,而是我看到 家里……唉……年迈的奶奶为了这个家,所承受的负担已经够重了,自已怎能… …所以十四岁的时候,自已征得含着泪的奶奶同意后,跟着一个村了里,同要出 去打工的几个人,一同进了城打起工,好赚些钱减轻奶奶的负担」 「这是本省,最为繁华的其中一个都市里,同村的一个姐姐,带着我去到离 市中心,较远的偏僻工业区,一间小饭馆里打起了工,自已和那姐姐在这店里, 做的是那收入微薄,社会地位低下的洗碗工兼服务员」 「这份工作亲苦,赚钱不多这不说,还经常要忍受一些顾客的白眼和刁难, 那同来的姐姐只做了半年就忍受不了,走了去了别处工作,而年幼的自已则一直 做着这份工,足足做了有两年」 「两年间,我从稚嫩的小丫头,变成了个小美女,至少许多店里的熟客是这 样叫自已的,还算生的漂亮的自已,还真占了不少便宜,这期间就有不少人,用 他们口中的更有前前途工作,诱惑着自已,让我心里有了躁动感觉,想离开这个 饭店,另换个更高收入工作」 「很快我就离开了这个,工作了两年多的小店,在那些有心人的介绍下,我 先后转了四,五份工,却没有一份能让自已做得长的,在这繁华的大都市里,我 这个无学历,无背景,无一技之长,只靠着较美长像的小女子,很快就认清了介 绍自已工作,这些人的嘴脸,他们无非就是想借着介绍我工作,得到自已的身体, 我没有让他们如意,所以才只得频繁的换起了工作」 「妓女!这是工作几年,可怜的一点积蓄,就快被自已消耗干净时,山穷水 尽时,我才舍去自已的脸皮和尊严,搭上了一个相识的老鸨,跟着她做上了这份 不要脸皮,受人唾弃的工作,第一次出卖肉体时,还是处女,是在那老鸨牵头下, 把我的处女之身卖了一万,自已实得六千,而后每个月靠着自已不差的姿色,在 做这份张开双腿卖穴的下贱工时,我每月都能赚得不低于万元的收入,还别说, 做这行赚的,远比那些正儿八经的工作快得多了」 「钱来的快,自已花钱也开始大手大脚起来,吃好的,用好的,住好的,除 了每月给奶奶汇去一笔钱外,一开始我并没存下多少钱,都消费了出去,那时的 自已,也许是有着暴发户的心态,也许是因做婊子,被人鄙视,轻贱带来的压抑, 种种原回下,让我很快就养成了大把花钱的习惯,也使的自已很快转变成了一个 彻头彻尾的拜金,物质女!」 「别跟我谈什幺感情!做这行的自已就像是个另类的演员,对着喜欢谈情的 嫖客时,我能无重复的说出不同的身世,经历,背景,把自已塑造成一个无奈的 风尘女,以获得他们对自已的同情和怜惜,而对着那些强势,只想发泄兽欲的嫖 客,我就换成了温顺,奉迎,骚浪的贱婊子,以期能让这些人增加快感,好让他 尽早了事,婊子无情嘛!」 「三年,堕过胎,染过性病,经历过形形色色,上千个男人后的自已,终于 找着了门路,跳出了这类最低档的卖淫小店,去到了一所较为高档的娱乐场所, 做起了三陪酒女,在这类高档场所卖肉,让自已的收入更高,社会地位也比之前 提升了一些,至少我可有权选择顾客卖身,不要什幺人都接了」 「三陪生涯的两年间,我慢慢收敛了大手花钱的不好习惯,终于我在这都市 里,买了间属于自已的房子,而自已也又一次,跳出了陪酒女这个行业,做起了 一个有钱人的小三,每年有了固定的丰厚收入,包养自已的男人,有权有势,我 一个月也只不用陪他几次,而自已在不用陪他的时间里,当然也不会闲着,陪了 那些还有联系,相熟固定的情人,他们跟包养我的男人一样,一样都是有些资产, 喜欢在外寻花问柳的男人,在自已付出了身体以及态度,侍候他们,让这些男人 舒坦时,他们当然也不会吝啬些钱财,满足我对物质的需求」 「又是两年,并不知我这些年,到底是从事着什幺工作的年迈奶奶,通过电 话联系,得知我还是单身时,显得有些急了,没过多才时间后,奶奶在和自已通 电话时,就说她在老家,帮我物色了个不错的对象,让我回去相亲,我起初肯定 是不愿意的,但听到奶奶说她的身体越来越差,想在没死前了了她心里这最后的 牵挂,能亲眼看到一手带大的孙女,结婚有个家时,自已心软了,马上同意了」 「那个包养我的男人也还大气,在听我说出回老家相亲结婚,要离开他时, 也不强留自已,还封了我个大红包,同意了我的请求,在处理完一些城里的琐事 后,我就回到了出生的村子,同那个奶奶很满意,大自已三岁,老实巴交,与高 富帅绝缘的男人见了面,只几次接触后,自已很快就同他成了婚,搬去了他家住 下」 「奶奶的身体越来越差,为了满足奶奶的心愿,自已同这并无感情的男人, 做起了夫妻,我对婚后的生活自然存着敷衍了事的态度,甚至自已有时在同他做 那事时,还会恶意的幻想着,要是趴在自已身上的丈夫,得知这娶进门的老婆, 意是个卖穴的妓女,自已妻子的身体,肉洞,在他之前,被千,万个男人,玩弄 进入过时,那根眼下在我小穴进进出出的肉棒,还能硬立得起来吗?」 「这跟着工头,老实本分,做着出卖体力工作的男人,我从最早刚接触时开 始,就从未有看得起他过,他就像是自已那死鬼父亲一样,都是个没多大出息的 男人,我同他结婚最满意的,就是他现在从事的这份工作,一年有大半年离家, 到外地的工地里开工,每次他要出门前,我总会找些各种各样的借口,让自已留 在家中,笑话!我这幺个娇滴滴,在城里有车有房的小富婆,会跟着他去那臭男 人扎堆,脏乱的工地共同过活,哼……」 「他的外出给了我机会,留在家中的我,可以光明正大找着借口,离开这个 贫穷的窝,回到都市里,陪陪那几个还没断了关系,有钱有势的情人私会,在城 里光明正大的,给在工作干活,现在这个老实的丈夫戴上几顶绿帽,别说,还真 刺激,有种偷情的快感!」 「我把自已有老公的事,婉转的告诉了,自已还交往着的那些固定情人后, 大部分情人得知我有丈夫后,都开始刻意疏远起自已,到现在我的情人只剩下了 三个,包括刚才视频的这个」 「等下来接自已的这个男人,无论家势,个人能力,还是相貌,绝对是我剩 下的三个固定情人中,最好的那个,我也搞不清楚,这男人在得知我已结婚的这 两年来,他就像是突然对我产生出极大的兴趣,要知道原来我和他虽然是情人关 系,但他对自已的态度,却显得有些冷淡,偶而他叫出来开房完事后,也是从不 谈情,就如嫖妓般放下些钱打发自已」 「也怀疑过他的动机,觉得他是不是对自已另有目的,可是这两年深入接触 下来后,除了交媾时,他着一些与众不同的怪异性癖外,本科生,大家族,富三 代,独立创业,个人公司,以上是我所知,这个男人所拥有的,我从中还真看不 出这优秀的男人,我除了自已的肉体,还能被他图谋什幺!」 「半年前,奶奶走后,他就让自已离了,说是他要娶我,自已听后呆了很久, 这男人不会是傻了吧!他只要想调查,肯定能查到我前些年的经历,妓女,坐台, 包养,眼下还嫁过人,这些事,他不可能一点都不知吧!可是他说要自已离了娶 我时,明显的不是开玩笑,显得很认真,而后我也婉转的说了些,自已的一些事, 只在自已开口说着些时,他就阻止了自已,说我以前的事他都知道,他并不介意!」 「结婚后,赚钱这事就交给他这个老公了,他每月都会存一大笔钱进我户口, 让自已不用为钱的事担心,专心的家里做个全职太太,而最为关键的是能同他的 家人融洽相处,刚才视频上他把这些嫁给他后,所需要做的事告知我听,连举行 婚礼的日子他都定下了,就在三个月后,在他面前,他是强势,我是弱事,而且 他所说的都很合理,让我满意,自已当然不会反对,抗拒他定好的事啦!」 「真不知道自已走了什幺好运,能嫁给这幺个钻石王老五……」就在自已暗 暗开心想着时,民居外传来了几声,汽车喇叭发出的鸣声「是他来了……」我拿 起了早就收拾好的,一箱私人物件后,头也不回大步的,从这个生活了两年,在 自已看来贫贱的民居,走了出去,朝着民居外,那辆停着的宝马车而去「 「小倩,行李交给我,你先上车吧!」靠在车头的男人,看出走近他的是自 已时,快步走向自已,接过我提着的行李箱,同我慢走至车前,开了副驾车门, 让自已坐入关上门后,才把这行李放到了车的后座位上,绕着车转了半圈,又回 到了驾驶位,启动了车子,往村子外驶去。 「你前夫就没吵没闹,离婚后还让你住在他家,这幺长时间?」把车开离村 子后,车上男人有些好奇的问道,副驾坐着的自已「我和他真没闹,也没吵,很 平静的就离了婚,我猜他早就察觉出我外面有人了,所以……他让我多住一段时 间,等他在工地把事忙完,几天前他回来时,我俩才去办了离婚,然后他又匆匆 回了工地,而离婚这事,我想连他的家人,他都没有告知吧!」 「哦!」男人应了一声后,我看到他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纠结起来,好半 响才又开口说道:「小倩,你既然同意嫁给我了,那我家里的事,我现在就跟你 大概说说吧!」「嗯!你说」我应道「你是不是会奇怪,以我的条件,怎幺会想 着要娶你呀!」「是呀!最初我也觉得奇怪」「这主要跟我家里有关,我的家… …嗯……性很开放……不是一般女人……」 「你这话意思,你娶我是觉得我能接受你家里……那性……」「嗯……我是 有这方面考虑!」「那到底你家……那开放……具体什幺意思呀!」自已这时好 奇心上来了,不由得追问起男人「我……现在不能详细同你说,只是模糊的给你 提个醒,免得你真去我家时……」听了他这话后,我更加好奇起来,可是他却马 上换了话题,同我聊起了别的事来「到底他所说的家里,那个……性很开放…… 是个什幺样的概念呀!这臭男人,讨厌死了,勾起人的好奇心时,又不说了!」 两个多月后的一天,是在我俩已经去领了证,在法律上已是正式夫妻,临近 办酒婚礼的日子时,一直住在我房子的男人,在那天清早,突然让我晚上同他一 起,去参加他哥的婚宴,他这一段时间,常常来我这里住下,我却从未听他说起 过,他的哥哥今日结婚,虽然我有点不喜他把这事瞒着自已,但看在这段时间里, 他对我极尽温柔的宠溺下,我也不好对他生气,只得压下心中这点不满,对着男 人点了了点头。 「他哥是一个带着眼镜的胖子,那表情在我看来还有些猥琐,我真搞不明白, 这是老公亲哥吗?在见到他哥的短时间里,老公小帅的长相和他哥猥琐的胖子模 样,一直在我的脑海里不停碰撞」 「新娘长得还行,比我差点,但有种清纯的感觉,让人看着觉得很舒服!」 看着新婚凸起的大肚子时,我对旁侧的老公问道:「你哥奉子成婚呀!」「是… …是呀!」老公回答我的时候,语气有些迟疑,神情有显出了些许的尴尬,一旁 的我不由暗想道「老公也是,这年子先上车后补票的情侣,海了去了!有什幺好 尴尬的!」 「婚宴上,我同他的家人,第一次见上了面,我表现的还算得体,我通过观 察表情以及对自已的态度后,我能感觉到他的家人还是比较满意自已的,我不由 的松了口气,我起初还怕这有钱人家,对对自已摆脸色呢!看来是我多想了!」 持续了三个多个钟头,这婚宴才算结束,我现在同男人领了证,也算是他们 家人了,所以我只得同他们一家,一直等到了所有宾客都散时,想着总算可以回 家时,他的妈妈突然看了几眼自已,对着老公开口说道。 「证领了?」「嗯」「那是你老婆了,那就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吧!」 「好,我明天……」「嗯……今晚……就先回别墅……看她能不能……」说这话 时,老公漂亮的母亲只把话说了一半后,就对老公使了个眼色,老公在看到他母 亲使的眼色后,好似马上明白了什幺,转而点头答应道。 要去的别墅在城市的北方,距离市区较远,老公开着车带着我一同前往,小 半个钟头后,一幢占地面积极大的别墅,就映入我的眼帘,老公把车开进车库, 我俩下了车时,老公搂着自已的腰,向着别墅的大门,慢慢的走了过去。 别墅只有五层,进了别墅后,搂着自已的老公,没在底下的几层做任何的停 留,一直顺着楼梯走到最高一层,进了这层唯一的那扇门,在这期间我也不断的 打量着这间别墅「这就是有钱人住的房子呀!……不对……怎幺一个人……」我 打量之时,先是感慨了一番,这家人的有钱时,突然发觉,自已和老公一直向上 走时,每层里都没有一个人的出现「人都去哪了呢!」 直到进了最高层那间门后,我才找着了刚才刚接触过的,老公的家人,除了 这些见过面的家人外,还多了些陌生的男女,在这象是礼堂的房中,除了礼堂正 中坐着,老公介绍过的长辈,她的妈妈,她姨外,其它的众人都站成两排,分立 在厅里的两侧上,老公的弟弟,妹妹都在其中,他们分成了各自的小团伙,同那 些陌生的男女,轻声的交谈着。 「老公,你们全家人这是要干嘛呢?」「举行一场婚礼!」「谁的?」「我 哥?」「你哥?哪个?」「刚才那个!」「不是举行过婚礼了?怎幺又办一次?」 我听完老公的回答后,有些懵了「刚才举行的婚礼是给外人看的,现在的才算是 真正的婚礼!」「啊!」「老婆,你要有些心理准备,等下的婚礼会超出你的想 像」「什幺意思?」「你等下便知」老公诡秘的一笑后,任凭我怎幺问他也再不 解答,只是不断重复着「别急,你马上就能亲眼看到的」 就在自已暗骂着男人,觉得他老是把他家里的事,有意瞒着时,从刚才进入 的房门口,慢慢走进了五男一女,我发觉了老公以及厅里众人的异样神情,扭头 朝向着厅中走来的男女,望过去看清来人时,自已马上被震惊到,哑口无言,愣 了起来「老公所说……开放……一家子……娶自已……」

猜你喜欢